Monday, July 2, 2018

與Scholastic出版社的緣起


Scholastic是一深耕教育的出版社,以大量教育資源協助學校老師、家長,當然重點是學生,這個紅底白字的出版品牌幾乎是基本教育的等號了。
除了教材相關出版,著名的《哈利波特》系列就是這個出版社的重要作品,其他已經拍攝成電影的少年小說如《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也是。在美國的小學和幼稚園幾乎每個月都可以從老師那邊領到一張書單,是Scholastic Book Clubs,分齡介紹各種書籍。孩子們可以回家和家長決定要訂哪些書籍,這些書籍多半比書店的要便宜,因為這是一種「School Distribution Only」的版本,由Scholastic出版部購得書單上選書的版權,用簡單的裝訂以較低成本出版的課外閱讀。

我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等待書單和等待書運到的日子裡長大,為什麼這麼說?當時在台灣無法以這樣的方式訂閱平價英文繪本,但我從美國學校的家長處得知這樣的消息,這個「遊戲」需要由學校的老師執行,學生購得書籍直接寄到學校,經由老師收費、分發。老師經由這樣的制度取得累積點數,點數可以換得教具或是講故事的大書。台灣的老師們太忙了,而且不熟悉這樣的制度,擔心學校關注收取書費的事,於是我這個家長代替幼稚園的老師做了這件事。當時一箱箱的書寄到家裡,我和孩子們要負責分類,將每一個小朋友的訂書整理好,這過程可以讀到好多自己完全沒想到要看的書。每個月驚喜在書堆裡!

也在這個時候,我們的reading group才發生:因為家長們訂了很多書之後,有的越疊越高,有的收在箱子裡。他們問我如何迅速的「消(ㄎㄢˋ)化(ㄨㄢˊ)」這些書,我在幾經思考後,開始這樣「為一個孩子讀,也可以為很多孩子讀」的工作。這已經是1999年的事了。

現在在亞洲有Scholastic Asia分部,繼續為亞洲的孩子出版英文書籍,每一年出版社撥助在偏鄉或獎助閱讀與投注在行銷出版書籍的力量幾乎是對等的。這也是這個出版社重要存在的意義。也同時賦予工作同仁這樣艱鉅的使命感;去年夏天,得知Scholastic Asia贈與我滿滿榮譽的「繪本大使」(Picture Book Ambassador)頭銜,有些不知所措,剛開始滿不習慣的,拿出名片時還要解釋自己是個「歐巴桑的」(ambassa-der)稱謂,到現在深刻感受推廣閱讀的多層使命。

在我們傳統的文化裡,所有的生意都是為了賺錢。當然,凡事為了永續,一定要有收入;而且要讓工作的人至少溫飽才能安心工作,接著以更好的回饋酬謝工作者。不過,我們往往在溫飽到某個程度之後,會開始問問自己「我們的存在是為了什麼?」,這才是人類之所以文明進步的動力。雖然有的人想要被立銅像,有的要到處提字、蓋印章、或是被寫在歷史裡,但這些都會過去。其實有更多像我們這樣不會留下名字的人正在為下一代努力,希望保護地球,讓人類有更美好的未來。

與Business相比,我更喜歡中文裡「生意」的說法,生意盎然、生生不息、生氣蓬勃、生意興隆⋯⋯,我們做的是大生意還是小生意?一般人認為營業額大的是大生意,但生生不息的利益也是啊!利益不一定是數字,也可以是智慧的累積、善意的傳承、被擴大的好循環,只要可以永續,就是個好生意。不只是各行各業,每個獨立個體也可以將自己當作一種生意,行銷自己,我們不是經常要人家同意我們的想法嗎?這同時是一種行銷與表達。這樣說也許超乎讀者對出版社的想像,但一個有效律的工作體就是懂得讓所有的人發揮團隊與個人最大的功率;我也在台灣的Scholatis Asia分公司裡看到異於以往行銷的團隊不斷以驚人的效率突破出版者的極限。

去年在地合作社主辦的「停 聽 看 他們做繪本」讓許多繪本作家被看見,不只看見,更藉此機會行銷了他們的作品。在地合作社擔任的是牽線(介紹大家認識)與曝光創作者(作品展出)的角色,很欣慰的是即使當時的辛苦不足為道,但展覽之後,繪本作家們陸陸續續有新的發展,有不同的出版社加入,或是售出外國版權。


今年Scholastic Asia陸續出版了劉旭恭老師的The Orange Horse《橘色的馬》、The Flyaway Tickets《車票去哪裡了》;孫心瑜老師的Mino and His Bag《小米有個小袋子》;林伯廷老師的I Want to EAT This!《這個可以吃嗎?》,當然接下來還有更多,請期待。對Scholastic Asia充滿了驚喜與感謝,讓我們一起為台灣所有持續努力的繪本創作者們,無論是否已經出版,都要掌聲響起!也期待台灣的雙語閱讀普及各個角落,所有的成就屬於全體曾經參與的出版社、工作人員、創作者、關心與鼓勵的朋友們。我們大家一起,曾經一起,一起努力的就會有印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