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5, 2018

Meet Cindy Sherman - Artist, Photographer, Chameleon



樂讀會進行了一整學年,今天結束後要放暑假,休息一下。在書林書店整整六個年度的樂讀會,加上之前在禮筑書店的四年,到今天整整完成了十個年度的繪本讀書會。這十年就這樣一晃眼就過去了,非常不可思議,原來有繪本的日子真的好過很多,上星期錄製《賴嘉綾的繪本報一報》宣傳時,就被提問「對妳來說,繪本的意義是什麼?

這題目好大,好像問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對於沒有的東西,我們可能不知道如果擁有的話是什麼樣子;對我來說,生活中一旦有了繪本之後,很難想像沒有的話要怎麼辦。這十年來我從一個帶著讀書會的繪本愛好者,持續與書友們分享繪本,到現在成為每天讀繪本的繪本相關專業人,持續戰戰兢兢享用我的幸運。

這一年來閱讀藝術家的過程,有如將自己放在一個無法停止的腦力激盪, 因為我們以短短的時間閱讀一位在歷史上獨具地位的藝術家,意即我們用短時間瞭解一位傑出人士的人生精華,往往有如補注強心劑,創新與突破的勇氣因此加倍。有時陪著他們無助,有時看著他們破繭而出,當然最後都是看著他們因此在藝術界的特別之處。

有些書簡短,如Vivia Frida,用超短的句子完成Frida Kahlo的每一段軼事和創作關鍵;也有用較長的文字帶領我們進入現代藝術家的層次與創作哲理,如Meet Cindy Sherman-Artist, Photographer, Chameleon;有的由親人寫作,專注小時候的回憶,如Keith Haring- The Boy Who Just Kept Drawing⋯⋯


今天所共讀的Meet Cindy Sherman- Artist, Photographer, Chameleon是一本文字較多的資訊類,沒有繪者,直接使用主角Cindy Sherman的作品與相片。作者Jan Greenberg與Sandra Jordan是多年搭擋,他們合作了非常多訪問藝術家的書,從Andy Warhol、Jackson Pollock、Frank O. Gery、Martha Graham、Louise Bourgeois⋯⋯,這是最近的一本。她們最大的優勢在於Jan Greenberg的家族擁有一個著名的藝廊,與藝術家們的關係密切;只要這些藝術家仍健在,都是經由訪問本人再完成寫作的;所以她們的作品有如傳記,又重考據和條理,凡是被她們記上一筆的,都是無上榮幸。這九本書裡有五本的編輯都是Neal Porter先生,早在2000年他們就在DK出版社合作了Frank O. Gery Outside In,後來又陸陸續續完成了Action JacksonBallet for MarthaThe Mad Potter- George E.Ohr Eccentric Genius 。

Cindy從小就是個喜歡玩紙娃娃、打扮自己的女孩,十歲時父親送她的生日禮物是Kodak Brownie Camera,這個小型、易操作、主打孩童市場的相機,被視為創新照相技術與市場的傑作。母親是一位教導學習障礙學生閱讀的特殊教育老師,她感覺得到自己小孩藝術方面的天份,這樣的女孩就這樣在家人的寵愛裡長大。一直到十八歲離家讀大學,也選擇了攝影。

想像當時學校裡沒有自動的攝影機,即使有也不准學生使用;學生被要求熟練暗房、手調、測光儀等等基本功,對她來說,無聊到超過她的容忍,幸好後來遇到講究藝術感高過技巧的老師,說服她繼續在攝影之路。

我們看到她獨到的化妝術,以自己成為模特兒、指導、攝影師、化妝師、場佈,一人多功能的創作,從學生時代的紙娃娃佈展、公路生活、情緒張演、藝術大師作品重現,911事件發生後她的小丑造型,富太太系列到各種文化下的女性,又是一位很容易就被認為是女性主義者的藝術家,她說對於一些社會運動者,強調回歸自然、不化妝、不穿胸罩的女性可能不適用於她,她隨時都帶著化妝用具,喜歡變裝。這樣以自己表演他人,從他人觀察自己,清楚的討論看山是山與看山不是山的關係的她,將這些哲理以嘲弄、誇飾、象徵的手法一一表達。
(2015年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得到其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畫作捐贈,由塑膠製品創辦人Edlis Neeson夫婦捐贈了四十二件當代藝術作品,市值當時四億美元的作品。有Andy Warhol、Cy Twombly、Cindy Sherman、Roy Litchenstein,以及多位攝影家的作品。以上兩幅也在其中。)

她的作品從八零年代開始都是大尺寸,約有24吋x48吋,在底片時代,她的曝光值、取景、光影、配置⋯⋯樣樣都根植於紮實的基本功,才能放大到清晰又震撼。否則有些其他攝影類似的作品只能小小的擠壓在雜誌夾頁中,其效果完全無法比較。她的作品因為大、每一張都有情節,讓觀者不禁想要為畫面編寫故事,不論是張力還是曲奇的吸引力,加以無限想像的風格和持續改變的主題,她成為一位衝擊想像、超越性別的攝影藝術家。

適值盛年的她,2017年在這本書訪談傳記出版前後還有非常幽默的舉動:她被認為是自拍之神,但她並不喜歡這樣的封號,她不是自拍,她製造一個情境,然後表現這個情境,所以她做了另一系列嘲諷自拍的作品。從架設攝影棚的基本功、不必化妝的Photoshop,這位攝影藝術家時時創作驚喜。

我們被拍或是自拍,被看或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都有不同的角度。別人認為的我、我自己認為的我、別人看到的我、我所看到的自己,隨時都在改變著,也隨時都可改變著。藝術家最清楚「改變才是一直不變的事」,經由藝術家提供的思考機會,我們回到面對自己是什麼?想要成為什麼樣的自己?這樣的問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