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6, 2018

The Ogre That Ate Children, by Fausto Gilberti


當和朋友談起波隆那之行到底什麼是最難忘的,我們一致認為MAMbo是個一定要去的地方,但卻沒見到什麼人提到過;這不是什麼曼波舞、曼波魚,是Modern Art Museum, Bologna-波隆那現代美術館。

現代美術館怎麼定義?現代?指的其實已經是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前半的藝術了,這樣「一袋一袋」也不知道現在所指的當代之後,大家要如何看待?再創新名稱。看繪本我是讀者,逛藝術館,我就是觀眾,而且是湊熱鬧的,但隨著湊熱鬧湊久了,開始感受愉快的心情,好像在美術館裡有一種讓人開心的空氣。對我而言是那些藝術家與捐贈畫作、保存畫作、分享畫作的人慷慨的心情所營造出來的氛圍。

我經常站在一幅畫前面,看著這些比我還「老」的畫,如果他們可以說話的話,是不是還有畫外之話要傳遞給後世,被封藏、塵埋,或是密窖、掩存的,期間可能損壞不計其數才能留下這些讓我們觀賞,博物館與美術館需要眾多經費資助,有的來自官方,有的來自民間;許多富有的家族捐出畫作又捐出維護費給美術館,讓這些藝術可以長長久久流傳。

MAMbo裡有一個重要的收藏:Museo Morandi(1890-1964),從波隆那市區原有的美術館合併過來。Giorgio Morandi是位一輩子都住在波隆那的畫家,以靜物為主,使用油畫與版畫的技巧。因為之前書林書店的樂讀會邀請趙國宗老師來演講色彩學時,老師提到這位畫家,並展示大家Google在大師125歲生日當天仿他的靜物畫做成的Google標誌,引起一陣驚嘆。


那如何得知這個現代美術館呢?當然,到一個城市必得先研究一下有那些好看的。但因為是書展,全心全意放在看書,所以也沒多時間研究,反倒疏忽了。不過在買書買過頭的情形下也會有奇遇,Corraini Edizioni這出版社有許多經典好書,包括Bruno Murani、Iera Mari、Enzo Mari目前可以找得到的版本,年輕一代的有一位超級有趣的Fausto Gilberti。幾年前女兒送我一本義大利文的,雖然看不大懂也猜個半懂,他筆下的人都被我們戲稱蒼蠅人,因為有大眼睛和細長的腳。兩年前在波隆那書展巧遇,已經讓我夠開心了,今年在攤位上一眼就看到他,馬上搬了一堆書請他簽名。

因為我表現了身為讀者的熱情(就是買了夠多的書),所以結帳時攤位的人員主動告知當天晚上在不對外開放的美術館裡有個作家對談,是Suzy Lee與這位Fausto Gilberti,歡迎我去參加。頓時精神大好,完全忘了時差和難提的書袋。而那個美術館裡有出版社專屬書店,平常這些難找的書都在那裡。

從2014年起,Fausto Gilberti與Corraini Edizioni有一系列藝術家的介紹,目前已出版了狂力揮灑的Jackson Pollock、很愛藍色的Yves Klein、裝了藝術家之屎的Pirro Manzoni、做了馬桶的Marcel Duchamp、打開空間的Lucio Fontana,陸續還有其他。之前那個吃小孩的怪物The Ogre That Ate Children讓很多小孩又愛又怕,念念不忘。

這個怪物從來不洗澡、喜歡吃小孩,有一天他吃了一整群一年級的小朋友,其中一個喜歡吃優酪乳和堅果的小孩讓這個怪物非常難受,因為他從來不吃素。他的另一個親戚也因為吃了一個吃素的小孩而一命嗚呼。這些怪物愛吃吃肉的小孩,而且一直很長壽,那些吃肉的小孩要小心唷!呵呵。

在MAMbo,Fausto Gilberti展出的是The Circus of the Dwarf and the Bearded Lady,這同時也是他的新書,三月剛出版,有義大利文與英文版。有一位長了鬍子的女孩,因為外型的關係,很難得到她想要的真愛,直到在森林裡遇見一個小矮人,這小矮人也期待獲得真愛,這兩位生養了十一個小孩,足夠組成一個足球隊,但因為他們對足球隊沒興趣,他們成立了馬戲團。



每個小孩都有自己的特點,所以就成了這樣熱鬧的組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