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18

向生活裡的幫手致敬


經常想著繪本應該多貼近真正生活,不論是手機、汽車、房子,都應該是真正生活中的樣子。我們經常詬病3C產品對生活的影響,但真正出現繪本中的手機、電視卻不多。而異國婚姻、跨國工作早已經幾世紀了,台灣的保守民風卻個例處理這個已經成為常態的狀況。剛剛美容院的洗頭小姐與我分享「客人們應該注意頭皮問題,而不是頭髮;大家的壓力太大了,頭皮首先出現狀況。」,但是放眼望去,這時間來美容院的似乎工作時間都是很彈性的,不像壓力太大。不過,台灣有一種壓力,叫做「人情世故」,不論是生活面還是工作面,都籠罩了這個壓力。

我接觸最多的讀者群、可以參加平日讀書會的成員,也多半是照顧家裡的朋友,其實這種不能放手、沒有期限的家管工作,不僅隨時要應付突來狀況,往往吃力不討好。如果順利就被當作應該的,如果有事情就成為責備的對象。加上無給制的生活,實在是個莫名奇妙又不人道的人生。能夠來到讀書會的已經是幸運的,還有很多根本騰不出時間為自己看一本小書。

這時候,除了疑惑Charlene到底在發什麼牢騷,也很多朋友可以對號入座了。如果你已經忙不過來,需要喘口氣了,請找一位幫手。當然我們也要面對經濟問題,不過這是個切身的問題,鬆綁自己的同時,可能會出現更多幫自己開源節流的機會。我也曾經被三個小孩「綁著」,忙得每天就是買、洗、煮、洗、收,循環個不停。有一天一位朋友她說「看不下去了」,介紹我一位管家,後來這位好幫手一直幫我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年了。

她幫我各種事情,即使一個上午或是一個下午,就將我的家變得像旅館般的乾淨,讓我持續工作無憂無慮,除了「賺到一個半天」,也慢慢建立起好的生活品質。她與我一樣有三個孩子,我們的孩子都差不多大,也有類似的婚姻問題,我們純就「女人幫女人、單親成就單親」的方向討論,她讓我有更多時間寫作、讀書,我們都得到工作的成就感和該有的收入;彼此關心、照顧。

並不是每個女性都應該照顧家庭、做家事,只因為有愛,我們才會承擔這些;不承擔者不表示沒有愛,況且家一旦多了豬一樣的隊友時,可能不是一己之力可以營救的。加上自身的健康或是工作,找位幫手既無損能幹、勤勞的顏面,也不必擺個高高在上的架子。《艾瑪・媽媽》給我們非常溫暖的「空氣」,我們經常忽略的好空氣。我們經常說有些事被當作「呼吸一樣的自然」,而忽略了提供者的用心與愛,所以我才用「空氣」來形容我們如何讓周圍的空氣成為好空氣:有禮、有愛、有關懷。

許多家裡有幫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閱讀到這樣與真實生活密切的寫作,讓我們的孩子更有同理心,能夠感謝對方的付出。當我們在家感受到像空氣一樣自然的舒服時,是有很多人在我們服務的;從過去的只有媽媽、爸爸、親人、長輩,到現在沒有血緣、屬於僱傭關係的幫手,我們都要心存感謝與愛。

《艾瑪・媽媽》by 孫心瑜,推薦文

彼此幫忙的人生觀


因為社會的變遷,以往由母親或是長輩負責的家務工作,漸漸由家事幫手分擔。一來,是現代女性對自己的期許不只是家務;其次,城市生活的費用的確需要雙薪的分擔;另外,隨著高齡化的人口結構,需要幫手的家庭越來越多。過去說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偉大的女人;現在說職場裡優秀的女性都需要一位好助理。

《艾瑪,媽媽》裡的艾瑪就是一位現在職業婦女主婦需要的好幫手,準備食物、陪孩子玩、照護老人;像極了傳統形容如八爪章魚般的媽媽。反觀媽媽,經常手持手機,總是在忙;小孩肚子餓,找艾瑪!小孩找不到東西,找艾瑪!小孩需要陪伴,找艾瑪!

艾瑪也有自己的孩子,但因為需要經濟來源,來到台灣工作,她看著雇主家的孩子同時想著自己的孩子,孩子生日快到了,寄回家的禮物不知道收到了沒?在現代社會裡父母與孩子的陪伴經常不知不覺被轉移了,雇主的孩子由外傭代勞、外傭以禮物陪伴家鄉裡自己的孩子⋯⋯。原本自己要享受的天倫之樂,也被代工了;經常聽說豪宅裡的外傭,主要工作是替主人遛狗,雖然聽起來像是個笑話,也不是不可能的,想那主人原來養寵物不是為了自己嗎?最後豪宅與寵物都要請外傭來分享。

無論如何,我們的社會型態部分已經轉變成另一種互助的生活圈,男女主人出外打拼,老人小孩拜託外籍幫手,在這樣日常的互動裡,原來因為生活、工作與收入的需要,經過時間、相處之後,變成彼此幫忙又情感緊密的「再生家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