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3, 2018

終於進入藍騎士的大本營


看到《藍色的馬》這幅畫,所有的疑團與想像都解開了。多年來,一般民眾對畫家的認識多被印象派主導,印象派之前的古典畫派、學院派,對一般人來說,一致認為太深、太像或是不懂聖經或神話就看不懂;印象派之後的都太抽象難懂;其實連印象派是什麼也不清楚。這不就是我們一般的美學教育嗎?無意冒犯美術老師,因為我就是不懂,所以才開始這學年的樂讀會以閱讀藝術家為主題的繪本,以「問題導向」的方式,自己找麻煩,尋線索。

為了Wassily Kandinsky來到慕尼黑,藏有Kandinsky作品最多的美術館是紐約的Guggenheim Museum,但上次去了之後,發現其藏品太多,輪流展出不易看到,真正要看,要到慕尼黑的Lenbachhaus Museum,隨時有得看。雖然還有許多重要畫作分散在莫斯科、柏林、倫敦,但在慕尼黑感受一股畫家來到此地,漸進發展出其抽象的風格,並引領了現代畫,是個值得探究的城市。

為什麼Lenbachhaus Museum有這麼多藏畫呢?就要從另一位畫家Gabriele Münter說起:這位與Kandinsky彼此影響創作的女畫家,於1957年她八十歲生日時,捐出一批畫給Lenbachhaus美術館,其中包括四百幅Kandinsky相關的作品與許多藍騎士畫派的圖。這個美術館因此成為世界級重要美術館,許多經典的現代畫都在此:如Franz Marc最著名的《藍色的馬》、《黃色的牛》、《老虎》、《森林裡的鹿》。經過兩次世界大戰,所多畫都是Münter藏在鄉間居處的地下密室裡,才能逃過浩劫。看畫時,覺得如果圖也能說話,告訴我們事情的經過的話,必定異常驚險。


藍騎士畫派(Der Blaue Reiter)的成員在Franz Marc 與 August Macke 去世後,就各自發展。Paul Klee去了瑞士,Wassily Kandinsky是俄國人,早早離開德國。1910年前因為反戰,他在鄉間生活,與Gabriele Münter到歐洲各地旅行,一起畫畫。他們的居所現在也成為美術館。

Lenbachhaus的展覽簡介,只有德文版

Münter在二十世紀初就到美國攝影,想那年輕又有才氣的女孩回到慕尼黑時,成為Kandinsky的助理,並發展了一段婚外情。Kandinsky學她用濃烈的色彩和表現派的方式,後來劃下Improvisation系列,也留下現在所謂第一幅抽象畫(Untitled, 1910)以及各地美術館收藏為傲的Composition系列。他們分開後,約有十年她無法創作,過著緊閉的生活;後來與一位藝術史學家Johannes Eichner為伴三十多年,留下佳話!他們的基金會持續貢獻慕尼黑的藝術實力。此次恰逢她140歲冥誕的回顧特展,無法想像慕尼黑的中年婦女們(或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們)有多仰慕她,整個Lenbachhaus分館的地下室不是週末也滿是人潮。她在不同時期有不同風格的她,一直到八十幾歲,自成一個尋求自我的旅程。

閱讀其他Kandinsky的繪本時很難看到Münter的身影,親近到慕尼黑時,覺得與「事發現場」接近,更多對藍騎士、抽象畫的想像與相關知識。尤其可以看到Eric Carle說的那張《藍色的馬》的圖時,覺得好神奇!許多人事物遠觀與近閱時都有不同的解釋,能如此觀賞藝術,也是拜閱讀繪本累積的能力所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