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4, 2018

Dear, 和你在一起,不會很複雜


又玩起書名接龍的遊戲,今天看的是《Dear, 和你在一起》+《不會很複雜》。


《Dear 和你在一起》by 詹迪薾,是一位女士正在找著一早起來就亂跑的先生,先生似乎一溜煙就不見了,我開始猜想是不是失智伴侶的故事?太太一路追著先生到處亂跑的路徑,最後搭著渡輪到了格林威治,遠遠地看到先生坐在山坡上的長椅。先生正寫著手札:「親愛的瑪麗,謝謝你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常散步去我們最喜歡的地方,就像以前的我們一樣。」⋯⋯

故事的發想是作者在英國期間,經常看到一些公共的椅子是捐贈的,上面鑲著留言的紀念牌,將對逝去家人的思念,留下成為對世人的愛。這讓我想起在西雅圖可以看到市區最漂亮風景的山坡上,有一個Kerry Park,是Kerry夫婦送給西雅圖市的禮物,坐在那兒的長椅上可以看到著名的太空針塔與市區天際線;捐贈者願以後每一個人來到這個地方都能享用這裡的美景。無私的美意留下比美景更美的風景!

《Dear, 和你在一起》的故事以倫敦為背景,轉折得非常巧妙,其實並不是太太在找失智的先生,是先生帶著對太太的思念,到每一個太太喜歡去的地方走一趟,最後停留在他以紀念太太留下的長椅上。彷彿兩人一直一直相遇, 一直一直情繫。

《不會很複雜》的創作者Samuel Ribeyron在2016年來到台灣文博會,當時這本書引起眾多注意,他說其實是他遇見一個小女孩的故事,引起這樣的靈感。


我們的腦袋裡想的是什麼?心裡放的是什麼?不會太複雜⋯⋯ 在Valentine's Day讀到這樣的書,有無限的感動與感慨,當然也感受人間無限的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