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 2018

續,漫無目的的閱讀


Vera B. WIlliams從A Chair for My Mom《媽媽的紅沙發》帶給許多資源困乏的孩子們慰藉,一貧如洗的家如何重建,大人孩子們如何一起面對困頓,油然升起許多力量。偶然的機會,我也買了我的紅沙發,用那堅強的力量隨時提醒自己,這本書潛在的影響無法衡量。她在2015年去世,初識這位作家,是張素椿老師到龍安國小的圖書館演講,介紹了這位作家。素椿老師與圖畫書相見恨晚的心情和她講圖畫書的魅力,就這樣引我入門。我開始尋找老師的讀書會,在台大誠品、敦南誠品,這樣我一步一步踏入圖畫書的世界。
在《秀一個故事給我看!》裡也介紹了這位在美國舉足輕重的繪本家Vera B. Williams(1927-2015)。她的第一本書Hooray For Me!,由跨領域藝術家Remy Charlip邀請合作的,後來以平民家庭為主角寫作的A Chair for My MomSomething Special for MeMusic, Music for everyoneCherries and Cherry Pits都是一版再版,流傳幾十年。最後一本書Home At Last,她感覺到無法完成了,打電話給好朋友Chris Raschka,邀請他幫忙。

於是經過好幾個月,他們一起繪圖,與編輯戮力完成。在出版前,她去世了。這樣以人生最後的力量完成的書是怎樣的書呢?我們來看看:Home At Last



Lester是一個父母因車禍雙亡的男孩,住在兒童收容中心,等到有家庭來領養。領養他的是一對爸爸,Daddy Rich與Daddy Albert,Rich的脾氣較好,Albert比較容易發脾氣,還有一條狗Wincka。男孩雖然很高興終於有人來帶他離開兒童之家,但一直將行李箱放在隨時可以提走出門的地方,他晚上睡不著,總是偷偷跑到爸爸們的床上。

所以爸爸們規定只有週末、隔天不上班的日子才可以到爸爸們的房間;他們已經被他整到睡眠不足,不能半夜再起來陪他了。想想看為什麼他晚上睡不著?猜猜看最後是誰陪他?

就算一般有著自己爸爸媽媽的孩子,也經常晚上睡不著,吵著爸爸媽媽,何況是這樣一個歷經家破人亡的孩子。主線、支線、旁線,佈滿了現代的家庭組合:雙單親、領養、寵物、遷徙、找朋友,人有需要、被需要、還有被需要的需要,就是現在人的議題;離我們並不遠,就在身邊。

Margaret Mahy 的最後一本書是Mister Whistler《口哨先生》、Dr. Seuss去世前完成了Oh, the Places You'll Go!、William Steig出版了When Everybody Wore A Hat、Beatrix Potter被找出The Tale of Kitty-in-Boots《穿長靴的小貓》是絕響、Vera Williams在Chris Raschka的協助下完成了Home At Last,寫下她最後的歸屬。每一位作家都有第一本書,當然也有最後一本;是創作延續了生命,他們永遠在讀者的心中佔著某個角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