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6, 2018

國際書展現場篇3 - 圖像閱讀的樂趣

 
這場分享是由大塊文化的image 3部門邀請的,因為他們出版了一系列特別圖像的繪本,雖然總是有人疑惑這是兒童的繪本嗎?但在原產的法國、義大利,這些的確是給孩子們的。儘管很多人詢問著「什麼是大人們的繪本?」我之前的回答多半是「大人喜歡的就大人的繪本。」但答案隨著讀者對繪本認同的演進,漸漸變成「讓大人有感覺的,就是大人的繪本。」有些認知型的繪本比較適合小讀者,但若是頗具設計感的認知類繪本對大人其實很舒緩;大人喜歡的多半是幽默、耐讀、有哲理的繪本,如果能夠讓成人讀者覺得這本繪本具有這些值得挖掘的內涵,又能樂在其中,就算是大人們的繪本。儘管還有人期待較有色的成人繪本,我願取多樣如幽默、藝術、哲理的繪本與大人們分享,讓繪本成為大人閱讀的選項之一。

又經常有人問「這圖是在說什麼?」繪本閱讀已經從「這故事到底有什麼意思?」到「這圖在說什麼?」對推廣者而言,已經是莫大的鼓勵了;因為讀者們漸漸放鬆來自文字閱讀的限制,將閱讀領域拓展到圖像。我希望藉由多年多種繪本閱讀中整理出常用圖像語言,歸類之後與聽眾分享。

所以我將這些圖像歸類成八大項,以下就是這八大項的舉例,沿用這八種規則,大概可以讀通50%以上的繪本。認真練習之後,一定會有自己的新發現!有心成為繪本作家的朋友也可以回頭檢視自己的作品,或是作為創作時的參考。
  • 象形-雲、樹、牆痕、天花板
英國作家安東尼·布朗經常在作品裡藏秘密,他曾經使用像帽子般的雲朵,天晴時的雲朵與陰天的雲朵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同;合作無間的范氏兄弟,他們用夜晚神秘園丁修剪樹的樣子,帶著居民們想像;
例如:
Anthony Browne: Voices In the Park - 帽子雲朵
David Wiesner: Tuesday - 神秘青蛙雲朵
The Fan Brothers: The Night Gardener - 修剪的樹樣
《沒有名字的老人》- 無名者的信箱、牆上與地上掩藏的印跡
Ludwig Bemelmans: Madeline - 醫院的天花板裂痕看起來像是兔子

  •  指事-花語、彩虹、色彩
每一種花都有其花語,使用玫瑰、朝鮮薊的意義也不同;彩虹出現之後,一切晴朗,象徵雨過天晴;而色彩種類與明亮度都有其意義。
例如:
Allen Say - Silent Days, Silent Dreams-彩虹出現之後,主角的人生現出光彩
陳致元 - 《想念》-花瓣,母親最喜歡的花
《狐狸與飛行員》-狐狸受傷旁的花朵
《藍色大樹》-藍色,高貴、自由的隱喻

  • 構圖-整體構圖和局部構圖
構圖有輕重、留白,三角構圖尤其具穩定感、以長型搭配形成對立與平衡,都有其取捨之處。亦有使用圖形代表個性,以形狀代替具體表像。
例如:
Leo Lionni - the little blue and little yellow -整體看(條狀)與單獨看(不規則個體)
Molly Bang - When Sophie thinks She Can’t - triangle
Fredun Shapur - round and round and square - square
Ann & Paul Rand - I know a lot of things - irregular dots
Tom Lichtenheld - Friendshape - characters

  • 不另說明的天然背景-地點、棲地、動物、植物
地標、地景最適合透露地點;季節和地區也可經由植物顯示,棲地的生態也適合用周圍動、植物圖像透露;當然還有一些較特別的如烏鴉和黑貓多半不是吉祥的物語。
例如:
劉旭恭:The Orange Horse - 高雄
孫心瑜:《一日遊》- 台北
Jon Agee:The Otherside of Town - New York
Barbara Cooney: Miss Rumphius - New England
Joohee Yoon:The Tiger Would Be King - tiger, lion(動物的特質)
邱承宗:《我們的森林》- 隱藏的台灣原生動植物種(棲地)
《狐狸與飛行員》- 熱帶雨林植物、沙漠植物(地點)
《白花之愛》- 烏鴉(死神)


  •  有意義的後置背景-室內擺設如傢具、牆面、相片、音樂;戶外如飛機、街道、招牌
用看似不重要的背景來敘述故事發生的環境,擺設是個關鍵,《媽媽的紅沙發》為了買沙發努力存錢的母女,他們的家經過搬遷之後,非常簡單,簡單到幾乎家徒四壁;相對在Imogene’s Antlers裡華麗裝潢的水晶吊燈,玄關的花飾,媽媽動不動就昏倒的家,這是另一種環境的描述。飛行員在沒有任務時他的閱讀(小泉八雲的In Ghostly Japan)、相片、相機、煙灰缸,留聲機播著二戰著名德語歌曲莉莉瑪蓮。
例如:
Vera Williams:A Chair for My Mom - 家徒四壁
David Small:Imogene’s Antlers - 室內裝潢、植物
《狐狸與飛行員》:飛機、相片⋯⋯ 

  •  人、物造型-膚色、年齡、眼神、穿著、比例
造型不論是人或是動物都有其具體代表,現在經常使用的如膚色的差異代表各色人種;使用動物的特徵,如會變化的蝌蚪青蛙、會跳的兔子,慢動作的烏龜,都在故事之中成為必備特質;服裝與體型無需文字就能代表職業和身份、年齡。眼神更是一個繪者必須斤斤計較的部位,是否真誠、猜測、虛偽、歡喜、疑狐,都倚賴透露玄機的眼神。另外,使用比例大小,在The Black Dog裡,創作者以狗的大小代表恐懼的程度。
例如:
Loren Long:of Thee I Think - 各種膚色營造人權平等概念年齡與造型
Peter Spier:People
Jennifer E. Morris:MOST PEOPLE
Lauren Castillo:Nana in the City - 城市、各類年齡層的活動
Matt Lamothe:This Is How We Do It - 各色人種
Harry Bliss:A Fine, Fine School - 善用眼神
Levi Pinfold:The Black Dog - 狗對人的比例=恐懼的程度
《看見聲音》- 以比例來顯示大小聲



  •  視角-仰、俯、窺、望、平
視角決定畫面的廣與狹,聚焦與展望,視角也決定發生的主角,動物仰望不可及的諾亞方舟,孩子透過鑰匙孔或是水管看的世界,鴿子飛翔俯望的城市,畫面帶著眼睛的視線,同時告訴讀者跟隨何者的視線閱讀。
例如:
Lisbeth Zwerger:Noah’s Ark
Ezra Jack Keats:The Goggles
Istvan Banyai:Zoom/Re-Zoom - 調整視角
David Macaulay:Rome Antics - 俯瞰
Barbara Lehman:Red/Red Again - 平視、望遠


  • 畫面切割-跨頁、分割、分格
創作者設計畫面時,還有一道利器:除了在視角、比例的應用外,使用畫面的大小,可以極大,大到跨頁、摺頁、拉頁,也可以小到將頁面切小或是分格。如果將每一頁比擬為音樂的小節,就容易瞭解音符的長短是如何改變音樂,跨頁有如兩小節,畫面分割得越多,表示進行速度越快,在同一小節裡要裝進較多的音符;以此技巧操控閱讀進行的速度。
例如:
Eric Carle + Kazuo Iwamura:Where are You Going? To See My Friend! - 左右雙開頁的規模
Sydney Smith:The White Cat and The Monk - 每頁分格有如樂章小節裡的音符進行的速度
Ricardo Liniers Siri:Good Night, Planet - 類漫畫的繪本、類繪本的漫畫



拿出手中的任何一本繪本,都可以適用以上的原則重新閱讀,即使找不到秘密,也沒有關係,這只是讓大家有種「握著釣竿」的感覺,是不是會釣到魚,就是另一層面的問題了。因為我無法告訴你每一本書圖像到底隱藏了什麼,畢竟最有趣的是過程。

接下來我會在三月九日晚上八點誠品夜講堂,以image 3出版的書為例,繼續與大家談這八項圖像語言的運用,如果還有疑問,我們可以現場討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