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9, 2018

Take a Picture of Me, James VanDerZee!


傳記繪本談的不一定是偉人,但必定有其過人之處,這些優點讓小讀者思考將來長大要當什麼樣的人,在書中尋找自己的role models。美國的繪本中傳記類尤其勝過歐洲系的,在英國他們將這類真實故事類的做成少年小說,與小小孩避談大人的艱辛。雖說給孩子美好的憧憬不見得是壞事,反正周遭已經很多壞榜樣了,孩子自然會明白什麼是真假。

美國地大,文盲也很多,圖書館的普及一方面協助偏遠的閱讀進行,另方面也同時鼓勵作家繼續寫作。一本繪本的初印量可達萬本就是公共圖書館與學校圖書館的功效,2017年在ALA年會遇見的圖書館員,她雖然是高中老師,但學校的圖書館在下班之後同時開放給小鎮使用,所以她負責了整個鎮的閱讀糧食,她得到參加年會、餐會、住宿補助,帶著職業使命感與會。

這樣的供需循環造就了美國的言論自由、出版業、作家群、藝術家,浪一直推著,不斷汰舊換新。如此澎湃的行業,我們一直看到精彩的創作,但針對創作者個人,未必是個保障。所有的創作者都要不斷創新、打造個人特質,James VanDerZee的父母來自總統府的服務生,正如前一本關於Gordon Parks的書裡老師說的,James 的爸爸媽媽分別是總統的管家和僕人,兩人結婚後搬離城市,但某次家族合照之後,James發現自己對攝影的喜好,將衣櫥改造成暗房,也成為學校的攝影師,當時他才五年級,到處為同學、家人拍照。

後來成為一個攝影師的助理,但不被允許拍照,因為老闆認為一個黑人不適合為客人服務,所以他只能待在暗房。他有一樣絕技:他會修改底片,有如Photoshop的先驅,他能夠讓客人的臉部線條柔和,印出比本人還漂亮的相片。譬如調整光線、美白牙齒、去皺紋,因為他是帶著善心施展這類技巧,所以某一次老闆出差時,他得以掌鏡之後,就生意大好。

最後他回到哈林區開始自己的工作室!當時是哈林區最頂旺的時代,他的生意興隆,人像拍也拍不完,這樣的工作一直到攜帶式照相機出現,他的生意一落千丈,破產、妻子過世、喪志不起。奇蹟是大都會博物館為了策劃一個展覽,收集了許多當年哈林區的歷史相片,發現多數的相片都是James VanDerZee拍的,於是拜訪了他,也重啟他的攝影生涯,有如回到繁華的過去,也得到歷史地位。他一生拍了75000張相片,且包括超過125000的底片、負片、投影片與沖印片,印證了哈林區的風華。在美國攝影史上,他用溫柔的心意和絕妙的修片技巧留下許多人美好的回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