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嶄新的一天


這天下午是一場訪談,邀請者是Shopping Design雜誌的包主編,與談者有鄒駿昇、良根與郭漁、我。應驗了我每次說的「做功課之說」,與不熟悉的創作者的交會就是老天爺要我做功課的意思。這場訪談的紀錄將在二月份雜誌發表,巧的是攝影師也是熟識的朋友,據說還有其他版面也訪問了其他好朋友,期待有個特別的閱讀報導專輯。

接到訪綱的時候,我一邊想就一邊在電腦裡列出回答和從書櫃抽出可能列舉的用書,這樣的方式對自己是提醒也是準備;以免最後懊惱忘了說什麼。但也有很難回答的問題,譬如說要選出三本人生至今最喜歡的繪本,這就非常非常難,所以我擅自改為目前最著迷的書。現在不能告訴你,等雜誌刊登出來就知道。從十一月開始,每個月都有不同單位和刊物來問我最喜歡的幾本繪本,我雖不是善變的女人(我只是沒原則),總不能每次都拿同樣三本,那其他的書一定會抗議,讀者也會說「看過了!」,繪本的面向廣泛,各有所長。有的以故事、有的以圖像,各有優點。

每一本書都是一個人生故事,不管是設計式的還是故事型態,總有放在書裡和藏在書後的細節。我將良根與郭漁的書找出來仔細看,不得不佩服說這是以台灣文化為基底的超現實畫風,逼近近年在國際藝術市場夯極了的東方喜感。笑臉下藏的是辛酸,和對人生的放下。

有一天我母親來我家用完晚餐後,通常她的習慣就是吃飽、放下碗筷、背起皮包,說:「吃飽了,要回去做工作了。」她住在我家隔壁,工作時間讓我們晚輩瞠目結舌,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我是坐在家裡的繪本職人,但是電腦上也不一定是工作;她是工藝職人,陶畫、鑲嵌玻璃、珠寶玻璃、蠟模雕刻、瓶瓶罐罐擺滿一屋子。我開玩笑說,請她一定好好保重,經常來晚餐聊天,不要到了某天來吃完飯就說「謝謝,你這個鄰居真好。我要回家了!」

我周圍的朋友家出現很多「脾氣很好的長輩」,以前喜歡抱怨、挑剔媳婦的,現在都成為和藹可親的老小孩。到了某個程度,往往忘了老伴和家族恩怨,變成全新、擁有老人身體的小孩。這部分我在台灣的繪本看到好書的比例遠高過英美出版,他們的老人到了養老院,繪本中頂多是孫子去養老院探望長輩的故事。台灣繪本中如《嶄新的一天》這樣在主角與環境中以外觀與內在的對比,實屬上品。

而且讀者在周圍可以找到與自身相關比比皆是的例子,我好奇的詢問這兩位合創者:「開始做繪本之後,有沒有發現自己有什麼改變?」,哥哥郭漁說:「對周遭的觀察比較仔細。」繪者弟弟良根也同意。而且他們取材自家裡親友的故事就讓他們忙到忙不過來了,但因應經濟問題,加入經紀公司後,明顯得協助他們上了創作軌道,目前專職創作。

《嶄新的一天》一開始出現了在街頭玩弄汽機車的龐大小孩,接著出現另一個老貌童身與他在街頭對峙,招牌與街道就像我們在大城小鎮裡看到的繁忙景象,鏡頭轉換到小孩起身準備去上學,不過到了學校也被同學訕笑著,他們像是他的同學又不大一樣,那他的朋友呢?父母呢?家呢?而那位童顏老者又是誰呢?原來孩子是這個失智的老人的內心,而老人是外表。這是一個高齡社會漸漸凸顯的現象,中年人、老年人要繼續照顧年紀更大的長輩。

年輕人工作難找、薪水低、還有老者要照顧的社會,需要我們更進一步的思考。也許是題外話,最近深深感受到「志工」制度的違和:原來是善意的人力資源再利用,漸漸演變成不尊重專業,年輕人的工作機會被志工取代,大家想要節省的社會變成大家一起窮,窮了之後就要更省⋯⋯,成為低潮的惡循環。有能力扭轉此現象的朋友們請不要猶豫:給專業應有的報酬,同時也給年輕人起步的機會。至於志工,免費的往往是最貴的!我們的社會已經開始付出代價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