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6, 2018

橘色的希望


以上每一本書都經過多次修改,有的甚至擱置多年才得以出版,劉旭恭老師經常在繪本班或是講解繪本製作過程中分享他的手稿、各階段的手工書。創作者孜孜不倦的創作與構想,終將譜成一段又一段的佳話。
以下原載 Scholastic Asia 2018年1月 「成人也愛繪本月讀」

剛剛經過一家廚具展示,櫃櫥都是橘色面板,過往行人都忍不住停下來看看。想起剛搬回台北時的舊家,在廚房檯面有一整面橘色的玻璃牆,那牆面好用極了,容易清理、又可以記事寫字。當時的設計師覺得我的構想很好,又很大膽嘗試,那樣的牆面讓我們一推開大門就映入眼簾,整個家好有精神。

橘色本就是溫暖的,有太陽的和煦和柑橘的香味相伴,沒有紅色的搶眼和黃色的霸氣,也可以說揉合了兩者。當創本作家選素材與顏色多少有些直覺,旭恭沒有明白告訴我為什麼是橘橘色的,以前有藍色的馬很著名,造就了其他繪本作家;現在有匹台灣的「橘色的馬」正使用著英文奔跑往全亞洲的繪本世界,因為這是Scholastic Asia首度將台灣原創譯為英文的繪本,精彩的是台灣的創作與創作者陸續走入亞洲英文閱讀領域,讓在地繪本發展全球化。

故事是這樣的:橘色的馬來到大城市,帶著僅存的半張相片,一直想要尋找失落多年的兄弟。他先登報:「如果你有半張相片和橘色的外表,請你來和我相認。」,結果來了橘色的房子;應該要說清楚一點,所以他換了新的尋人啟事:「如果你有半張相片和橘色的外表,而且跑得很快,請你來和我相認。」,來了,是輛橘色的汽車。

修改之後,他的尋人啟事是這樣的:「如果你有半張相片和橘色的外表,而且跑得很快,最重要的事,你有黑色的頭髮和尾巴,請你來和我相認。」,猜猜看,來了什麼?橘色黑頭髮的獅子!

難過傷心的橘色的馬,在街頭遇見一匹咖啡色的馬,他來自很遠、去過很多地方,不過他們對彼此有熟悉的默契!他也是要找兄弟的。難道?他們拿出各自的相片,顏色、背景一點也不合,希望幻滅。但咖啡色的馬靈機一動,他拿出剪刀,將兩張相片修剪之後就可以合在一起了,這樣以後他們就是兄弟了。儘管失落,但有另外的收穫,而且他們感情很好。

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的創辦人楊茂秀老師稱創作者劉旭恭老師是華文世界最富玄想性的圖畫作家。寫繪本故事重點在製造讀者翻頁的驚喜與期待,重複了三個意外際遇,為故事攀高迭起暖場,好像演唱會都有的開場演出,讓觀眾準備好接下來精彩的演出。

我自己沒有兄弟姊妹,也沒有尋親的經驗,但是我有很多好朋友,我與不同的朋友在一起做不同的事情,聊不同的話題,彼此鼓勵、激盪腦力,不曾在自己的家裡體會手足之情的我,在家裡之外體驗了許多豐富人生的「類手足之情」。也因此,深深感受到因為差異所帶來的認同,是從心歡喜,毫不勉強的。

對有心創作的朋友來說,想必心動又羨慕《橘色的馬》這本書的殊榮,所以我想簡單分享一下這本書的經歷。這原來是劉旭恭老師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的構想,路上有燈、有煙,如果有匹橘色的馬要找兄弟,會不會找到橘色的屋子和橘色的車子?不會,牠一定是要找另一匹馬的。當時他在繪本班裡,他的故事一開始很無厘頭,但是轉到尋親的過程又很溫馨;老師建議再多想想。

第二個版本出現,入選了幼兒文學獎,無聲的放在出版社有一陣子,沒跟上出版社的出版計劃;終於,在高雄讀家與市政府的合作下誕生。為了因應當地的市景,許多圖也重畫,置入高雄的地景元素如愛河、柴山的獼猴、摩天輪、85大樓、捷運站,並賣出韓文版權。在波折之後,沒想到還有更大的震驚,獨家出版社、五餅二魚兒童書店創辦人、南台灣重要閱讀推手林秀華女士過世。所有書的版權有如失怙的孩子,這本《橘色的馬》來到小魯文化。在小魯文化國際版權的努力下,這本書有了簡體中文版和瑞典文版。

在2017年我為十一位台灣繪本作家策展的「停 聽 看他們做繪本」展場裡,有一區專放參展者作品的書架,恰好旭恭老師帶來了這本書,因此有機會得到Scholastic Asia 台灣與日本地區董欣佳總經理的青睞。Scholastic Asia深耕亞洲英文閱讀,出版的多半是甜美溫馨的故事,這本書脫穎而出的原因是:「這是個會流淚的故事」,不僅故事好,而且不論哪一種語言的讀者都會被這心情觸動。經過層層會議與爭取,有如國際辯論賽,終於在該公司亞洲會議中敲板簽下國際英文版。

看似水到渠成,不過,如果當年任何一個環節太順利或是又過於曲折,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期間正好瑞典專文介紹,也無形中助力,劉旭恭老師幽默溫雅的風格為自己做了最好的代言。繪本界各單位的同仁們一致努力下,成就這樁美事,但別忘了,讓這本書有個漂亮的銷售數字是每個讀者可以為台灣繪本盡力的機會。自家用、送給住在國外的親友、老老小小都需要一本《橘色的馬》來提醒我們「挫折往往是美好成就的開始」。期待《橘色的馬》與其他台灣原創繪本開啟更美好的繪本風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