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0, 2017

小小王國 The Tiny Kingdom by Etgar Keret, illustrated by Tami Bezaleli


因為推薦這本《小小王國》,才得以仔細的先睹為快。意外接觸到Etgar Keret這位以色列暢銷作家的作品。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愛說故事又話多的男人,而他恰好也找到適合的工作-作家。
所以帶著那本燒燙燙剛出印刷廠的《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的新書出發旅行,看著這位作家從身為兒子到成為父親、失去父親的七年之間,人生角色的變化和對世事的思考,笑中有淚、淚中有笑,還不忘消遣自己、調侃家人的愜意,開啟我另一個閱讀角度,也介紹給許多朋友。

書是旅行時的陪伴,這本半回憶錄式的《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淚中大笑的筆法與思考,在我輾轉的空間裡又帶著我到另一段世界。短篇、靈巧、樂觀⋯⋯還有很多要懂的事。



《小小王國》推薦文——
不同國家的繪本帶給讀者不同的感官之旅,我們經常被英式的童趣、美式的自由、德式的條理、法式的思考挑戰,義大利的多半設計感較重,西班牙語系的又多采風,近年風行的葡萄牙繪本作家帶著我們撞擊極限;悠遊在繪本世界裡,就是跟著創作者行旅。澳洲、紐西蘭、黎巴嫩、匈牙利的繪本也陸續來台,而個性強悍的以色列?又是如何呢?他們試圖在沒有人說可以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國家,讓這塊原來貧瘠的區域展現科技、紀律、平權、理性。理性強悍之外呢?他們又是如何承襲古老的傳說,寫下現代的神話,讓我非常好奇。

艾加.凱磊是位著名的短篇小說家,出生在一個集中營倖難者的家庭,因為父親經歷重生之後,每七年就要換一個不同的工作,讓自己重新生活,體驗這個美好世界,藉此多活幾個人生,所以他也以寫小說來擁有不同的人生體驗。成長在戰爭下的凱磊,從小以不斷說故事的方式,試圖讓自己在面對某些殘忍的事實時,為不可思議的現象找理由,讓自己好過一些。在以色列,因為他強調來自古猶太人探討、不同意的思考,多次呼籲和平,而遭遇極右派人士的恐嚇,完全不像我們想像的現代以色列神話,雖然他身為暢銷作家,他的書在書店的失竊率也極高,但他與家人是以色列的異議份子,而他們的異議不過就是表示「人有『不同意』的權利」。

短篇小說家如何寫繪本呢?他用了一個寓言式的理想國度,袖珍、美麗,佇立海上。為了讓孩子了解有多小,他說國王和大臣玩飛盤時,一個要站到另一個國家上,才夠遠。鯨魚擱淺,體型也比島長;繪者也將這個王國塑造成如《小王子》裡那些有編號的星球國度。除了國王和樞密官,這個國家只有兩個子民,但當其中一位搬到另一個國家後,整個國家只剩下一位子民。這位子民想念他的朋友,於是旅行找朋友去了。一旦沒有居民,國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大臣讓自己成為新的子民,而國王持續當國王。國王想念他的大臣朋友,最後就讓自己也成為平民,居住在別人留下來的小屋,讓皇宮成為旅客參觀的地方。

感受到文字作家的孤獨,在孤獨下幸好有朋友,而朋友遠比皇宮重要,一如他曾經在2015年來台專訪談中所提到的「有些事情比小說更重要」,這樣的文字作者非常適合寫繪本,因為繪本就是需要在一遍又一遍的閱讀後,找到比文字更重要的事。繪者為藝術家塔米.貝薩雷里,她在不同畫面運用了不同角度的交叉(criss cross)筆觸技法,展現華麗孤寂的超現實,其中有些許期待、探尋,也有遼闊的未知。凱磊曾經說過「美國人寫一本書,頂多拍一部電影;以色列則是寫一本書,就建立了一個國家。」這本書指的是《聖經》。而他試圖在自己的作品中建立一本書、一座島、也建立朋友的緊密與遠觀世事的視窗。

----------------------------------------

隨書附送一本小書,所以午後就切割黏貼起來⋯⋯

接著,就拿起另外一本《忽然一陣敲門聲》,這本書才一開始就把我吸進去了。那個拿把槍坐在沙發上逼故事出來的是不是編輯?我想。凱磊的筆觸充滿想像力,編輯的行徑也可以與眾不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