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 2017

《我在法國做圖畫書》專業圖畫書編輯的心路歷程與分享


已經不記得如何認得創設於巴黎的鴻飛出版了,前提應該是創辦人葉俊良先生是位人格優雅的文化人,所以看過他的書的人馬上想要認識出版書的他。《我在法國做圖畫書》是他創辦鴻飛多年來的經驗,紀錄了許多在法國做圖畫書的經驗。以前沒有繪本學校,沒有編輯系,所有的編輯都是依照經驗法則開始,有致物格理背景、研習文學、建築專業的他走向圖畫書,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打網球的朋友都會經驗過那種「因失誤而得分的得分球」,明明是打到球拍邊框或是擦錯角度的失誤,卻成為一種winner,得到一分,運氣好的時候甚至因這一分贏得一局;這時候多半只能禮貌地向對手致意,但畢竟得分就是得分,沒有人需要判定打得如何。人生也會如此,明明是個不如預期的結果卻得到嘉賞,過程中自己沒打滿分,在別人看來卻是人生勝利組;不論是謙虛還是心虛,都在心裡有數。

讀到葉俊良先生的《我在法國做圖畫書》的第一章,看到他被保送進了台大物理系,當明白自己不是要朝這方向進行的時候,內心的掙戰與焦慮。這不僅是很多台大人的經歷,也是很多成年人尋找自我的過程。比較早慧的懂得決定方向,猶豫不前的就只能再待時機。

我在當全職家庭主婦的時候,總是得到諸多羨慕,但我明明心虛,這不是我要打的球,但是我還是要乖乖站在球場上,而我當時只能守好那半個場地。最後我用時間證明我還是盡於職守的,幸好小孩會長大,所以我可以轉移場地;也幸好這個過程我養就了一身見招拆招的本事,所以後來遇到難事,都有耐性一個結一個結解。所以後來提起的時候,我總是說人生多轉幾個彎應該也是好事,有機會練功的時候,就多練一下。

這本書的第一章就讓我視線模糊,決定拿下眼鏡繼續讀。不過第三章之後,他到了法國,理性漸強,漸入一種拼勁,這可能也是在台灣長大時較不易察覺的部分,西方社會裡的年輕人必要經過現實的考驗,有時甚至冷酷,所以年輕人只能拼命想、認真嘗試、沒有回頭路,為什麼說有時近乎冷酷?是因為各領域深且廣,寬廣到讓年輕人自覺渺小,再努力也不夠。幸好俊良從小的那種「第一名習慣」適時成為強健的體質,當懂得「自己是不同的」之後,反倒一切好辦,就是要做不同的事!這些是我的觀察與猜測,當我遇到優質成人時,我習慣觀察他們的優點,因為我一直想要讓自己越來越好,所以從這麼人身上學一點,那個人身上學一點,習得自己沒有的優點。

接下來的篇章裡有許多編輯和出版者的經驗,非常寶貴,值得創作者瞭解編輯的面向,也值得有志從事圖畫書編輯的人更深入研究,將自己的角色扮演到極致,激勵創作者與出版社合作出有靈魂的書。這部分非常精彩,需要慢慢品嚐,邊讀邊想想來體會。好想拿螢光筆出來畫重點,但又覺得這樣可能會把整頁都變色了。

書中書的編輯方式也讓這本書帶出更多書例,將鴻飛出版的書重新回到中文的意境,畢竟有許多好書礙於語言文字的隔閡,漫浪於法文世界卻無法悠遊在中文裡,經過出版者的意解、圖解,讓讀者深入瞭解做書如何用心、細節魔鬼在哪裡?有助讀者欣賞優美的圖畫書。

俊良從物理系到建築師到寫、做童書,用建築的手法做繪本;甫得德國青年圖書館白烏鴉獎的邱承宗老師從攝影出發,途經編輯出版,最後決定自己著手研究生態製作繪本,他的圖有如重疊多層次的相片,講究生態中的時間、空間、季節、棲地;美國重要編輯Neal Porter先生從劇場到賣教科書到編輯繪本,他運用了劇場效果到繪本,打開繪本就是一場戲;剛離境台北的Jon Agee先生從電影到自寫自畫,他使用分鏡圖的概念做繪本;我自己從土木系到家庭主婦到現在評看繪本的寫作,理科的訓練讓我經常分類找線索,種種生活經驗提供我舉例時的對照。還有許多朋友們正努力生活伴隨著創作,另外不少朋友現在的職業是小時候沒有的,不僅父母無法想像,甚至超過年輕時的期待。

我只能說人生太神奇了,但神奇不是等著等著就會來,也不是一直跟著前人的足印往上爬、往前走,是用堅持的力量幫自己開路、築境,越走越寬。而所有的生命經歷不論是榮景還是困頓,都是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