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6, 2017

娃娃怎麼看天下


讀書會結束後,我們還在七嘴八舌討論,難得這一天人比較少,彷彿許多放在心裡的話都迸出來,或是拍照或是翻閱同學帶來分享的書,完全忘記旁邊還有小孩。不同時期的讀書會都有不同的孩子加入,有的孩子跟著媽媽來讀書會看繪本而成為讀書會的成員;有的從在媽媽肚子裡開始,漸漸變成旁聽生;還有的安排在自學課程裡,從繪本中學到相關學成內容。不同的孩子帶給我們不同的養分,也期許我們這些大人:因為大人的努力,將來孩子們會有更好的世界,然後他們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這樣以將愛傳出去的方式一步一步前行。


畢竟地球變髒變壞不是一天造成的,所以我們也只能一天一天修復、愛護我們的地球。就在許多大人的聲音裡,突然聽到孩子稚氣的聲音說:「這樣會模糊。」他的小手掛、握著相機,正在拍照。這樣的話語出自一個兩歲的小孩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想到許多育兒專家提醒家長盡量少用兒語,不需要用重疊式的吃吃、抱抱、喝水水⋯⋯,直接用大人用的話語,孩子學到的就是正常用語。果然,這位媽媽說他們在家時會說「相片模糊」之類的話。正如同繪本作者也喜歡在繪本中加入一個難一點的字,好像是個亮點。這樣孩子讀完後就會把這個難一點的字學起來。

我嘗試過這樣的說法,選用一本書名就是個難讀的字的書與來上繪本閱讀課的孩子們分享,讀完後,孩子回家告訴爸爸媽媽時就同步吸收引用;也觀察過不同家庭的用語習慣,真的差別很大。我律師朋友家的孩子從小講話就井井有條,講話快速如機關槍的媽媽換來一個把耳朵關起來不想溝通的孩子,這情形在幼稚園時最明顯,因為孩子們牙牙學語,聽到什麼就說什麼,所以聽到孩子說髒話的時候,不要猶豫,先從自己檢查起。

除了講話給孩子聽,孩子講話時也要聽仔細。我與孩子們相處的經驗裡,孩子們脫口而出的往往是真理;還有乍聽不可思議的話,經過仔細回想,成為印象深刻打在心裡的。我小時候也曾是那樣驚嚇大人的小孩,這種事發生時,馬上被嚴厲告知「小孩有耳無嘴」;漸漸的,我的反應就變弱了,或是消極認為反正大人不會聽或是聽不懂。但是有個小孩,她才不管大人聽不聽、懂不懂,她也不長大,維持一貫的風格,隨時提出爆點。她的名字是瑪法達。

我認識瑪法達的時候,差不多小學五年級,這套書由著名作家三毛由西班牙文翻譯的。當時的瑪法達出現在薄薄的漫畫《娃娃看天下》裡,不喜歡喝湯,她有幾個好朋友;家裡添了弟弟,她才剛剛升級當姊姊,總是不懂大人做的事:譬如要小孩寫作業、大人容易說假話、而且有化妝。這個經常對大人有疑問的孩子會在媽媽擦地板的時候問:「媽媽,你覺得⋯⋯女性解放運動有沒有未來?⋯⋯算了,當我沒問,忘了吧。」;爸爸坐在沙發喝水時,問爸爸「爸爸,什麼是哲學?」,媽媽在洗衣服時又被問「媽媽,如果你真正活著,會想要做什麼?」。

阿根廷的作家季諾讓瑪法達成為他對世界問話的代言人,從在家庭問「為什麼要喝湯?」一直問到「地球還好嗎?」。就在她聽著收音機播放一堆壞消息時,她說「新聞節目應該每個禮拜找一天欺騙聽眾,報點好消息。」;「要從哪裡開始推動這個國家往前走?」;「總之,人類就像三明治裡的肉片,夾在天與地之間。」

大人汗顏的是,這些話在1964年就陸陸續續由季諾筆下的瑪法達說出來了,但是很多情形依舊重複發生,我們並沒有多愛地球,先是製造了很多「免洗杯」、「免洗餐句」,然後又製造了「環保杯」、「環寶餐具」。1976年瑪法達為《兒童權利公約》發言,她早就說了:「要尊重這些權力,不可以忘記唷!」。當時《娃娃看天下》不算是真的寫給孩子讀的書,但是是真的「為孩子寫的書」,如果大人讀懂了瑪法達說的話,就更有機會督促自己與孩子攜手創造美好的世界。


原載2017.11.25聯合報繽紛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