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5, 2017

繪本評論者如何看繪本



來到我小時候就讀的小學,參加朝會。我先自我介紹我的工作,是作家、繪本評論。這樣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作家有很多種,而我的部分多半是讀了別人的書再寫下自己的文。所以我問說有沒有小朋友將來要當作家的?很意外的看到許多堅定的小手舉起。其實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這樣的工作者,我是在當母親之後,想要為自己找一個即使到生命的最後一天都還想要做的工作,才漸漸步上此路。

在成為作家之前,我寫了無數的篇章在我的部落格,勉強稱為部落客,直到有一天出版社覺得可以編輯成一本書;所以為了出版新書,我整理了很多原來的文章,最後結集成冊。好像每一個小孩要上學前先要穿戴整齊,帶好配備,才能到學校那樣,將散落的文章整理好。書的文章比部落格結構緊密,長度也不同,措辭要更嚴謹。

那繪本評論呢?要做什麼?要看什麼呢?拿到一本繪本,要仔細讀完,前後檢查過內容、繪圖、質感、設計、讀後的想法、創作者想要傳達的意境、甚至創作者當時的處境,都能一一浮現。還可以試著只讀圖不讀字、只讀字不讀圖,或是假想自己在不同年齡。可以從中間翻起或是從後面讀回來,嘗試各種讀法。 


我為這些可愛的小朋友解釋繪本書評倒底做些什麼?寫些什麼?那時腦海中跳出來的是客觀、中肯。書評者若要解說分析書的內容與質感,需要使用詳細精準的用語;譬如「好看」、「有趣」、「豐富」這類都不是適合的字,因為這些字語太籠統,無法明確表示好看是什麼,使讀者信服,必須列舉實例,如故事結構的完整、是否符合邏輯、哪些部份讓讀者如同身歷其境。事實上,如果讀者有時間讀很多書,並不需要書評的引導,自己可以經由經驗取得自己喜歡的書或是判斷書的良莠。

書評意在讓更多讀者有機會拾起好看的書、不要錯過精彩的書、認得可以雋永流長的書,讓創作者看到自己的盲點或是得到該得的鼓勵與獎賞。嚴格來說書評也有極大的差別,較主觀有如介紹一位朋友與大家認識,較多個人經驗與個人意見,或是根據讀者群客製化,譬如給一般大眾的與給專家的不同;較客觀者被賦予
較多的期待,評選的標準,有時也被印製在書背上。

以繪本的書評為例,對文化、心理、社會的觀察,與藝術的修為,解碼圖文,都是經驗與知識累積來的能力,以期解圖、解文,解創作背景或是在地文化、作者經驗。如同樂評,演奏者本人就是很好的樂評,創作者也可以成為好的書評者;因為懂得演奏和創作之後,更懂得欣賞。

讀者比較好奇的是好書容易講,不好看或是有問題的書怎麼辦?本來書評者就需要建立個人或是平台公信力,Kirkus Review一直被引用就是因為凡是被其讚譽的就有其價值,所以出版社、個人書評、創作者都虛心接受;而被其質疑的,也會引起討論,讓讀者更知道如何挑選好書。

的確,稱讚的話比較好講,批評的話要說得有理,也要有憑有據。所以我的回答是有禮貌、公平、對事不對人,這樣才能建立長期的信用。在我們的社會裡,雖然很多人害怕得罪人不願明白說實話,但是要如何以禮表達成為最大的考驗。難怪多數人寧願私下講,不願公開批評,但這反倒造成彼此的間隙、猜忌。多年以前,曾經有長輩提醒:台灣童書環境不易,盡量多以鼓勵代替苛責。但是近年來,台灣原創實力精進,不僅編輯、創作者的視野提升、標準提高,讀者的要求也多了。繪本不再是市場裡的娃娃書,除了環保、反核、節能,還有情緒、生活、幽默、飲食,關懷老人、弱勢、獨居、單親、多元成家等種種議題的繪本都在這樣的氛圍下催生。

儘管原創與翻譯繪本競爭如此劇烈,偶而還是在書裡看到破綻,繞口的翻譯、前後不一致的譯名、不經專業的審定、不符邏輯的畫面⋯⋯,想要成為繪本評論似乎就是雞蛋裡挑骨頭,有如做研究的學者,如果沒有質疑的勇氣,何來創新的骨氣。抱著也許會惹人不開心的戰戰兢兢,還是要勇敢道出真相,以免心中老是吊著「平凡的邪惡」那一張可以推倒以往建立的誠信的骨牌來折騰自己。但在此種種工作之際,最重要的還是要持續精進,吸收各種領域的學理,並同理創作者,與創作者、編輯者鼎勵互勉,披荊斬棘般的開創閱讀新路程。

因為書寫書評,養成了我更深入讀書的習慣,也因為隨時查資料與旁徵博引學習了許多以往完全不知道的知識。所以我邀請這些小朋友假裝自己是書評來讀這些繪本。我們藉機讀了Jon Agee的四本書:《麥先生的帽子魔術》、My Rhinoceros、《獅子補習班》、《我的火星探險》。讀故事的過程中,從剛開始的看圖說話、圖配合文的觀點,到最後只讀文字,讓小朋友自己讀圖,很明顯的大家就覺得最後一本為什麼不夠好看,原來是「太短了」、看太快了,經過我解釋這是一本非常難能可貴的書後,大家恍然大悟,重新回到畫面中找尋線索,感受到文字與圖的相異相佐。其實這些幽默的故事都富含哲理,有的是善良,譬如魔術師不再利用熊作為票房的號召;犀牛在適當時機,將自己會的事做得好精采;男孩雖然幾乎每一件事都達不到獅子教練的要求,但還是有表現、愛護朋友;而火星生物到底存不存在其實並不重要,但執行自己堅信的信念想必是件過癮的事。

這樣看書的過程,孩子們賦予自己更高的角度閱讀,對於故事也充滿判斷力,那些幽默流暢的畫面,更讓孩子們自然的發表自己的想法,沒有距離。這是一本好書的開始,書的製作從創作者開始,一直到送到讀者的手上,一直有不同的變化,也是這些變化賦予書的層次與存在價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