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5, 2017

noitanigamI


如果沒有Sydney Smith的圖,這本書真的就沒好看了⋯⋯

故事從一個七歲半的孩子的影子開始,他覺得如果人生是一本書的話,他的人生真的太無趣了,這個孩子既不會跳也不會笑,凡事規矩呆板,讓影子也跟著什麼都不能做。如果有人說身心靈,這身與靈已經開始各有各的想法了。我有一點點被觸動,因為小時候的我也很無趣、無聊、什麼都被大人說不可以。所以我開始期待這一本書是不是真的能多一點叛逆感?

雖然影子開始自顧自的活動,影響了其他的影子,譬如蟋蟀、蒲公英、大象、長頸鹿⋯⋯但似乎到處的影子也跟著躁動起來,所以Smoot急著將各個影子歸位。隨著那麼多動植物和影子亂動,當然原來的男孩也受到影響,他和他的影子Smoot也接受彼此,開始嘗試各種唱、跳、飛舞、震動、色彩的人生。

作者是善於寫作少年小說的Michelle Cuevas,但我覺得這個故事想要夾帶的意思太多、轉折太快,以至於角色的塑造通通不清不楚。這處於一個自認為孩子寫故事好像很容易的瓶頸,rebellious shadow有許多可以發揮的,卻沒交代,只是為了可以跳嗎?可以唱嗎?那可能還稱不上rebellious。

我們順便看看這本在英國居排行榜上位的Good Night Stories for Rebel Girls, 100 Tales of Extraordinary Women。任意翻一頁就是一位有卓越貢獻的女孩:我剛剛翻到Ada Lovelace,她1815年出生於英國,喜歡機械,寫了一本Flyology的書研究關於鳥類飛行。本身是位數學家,後來與另一位數學家研究了一個可以自動加減的機器,後來她希望這機器可以彈奏音樂、顯示文字。就是現在電腦的前身,Ava Lovelace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寫電腦程式的人。


叛逆和反骨的自我主張,本來就是萌生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今天我們在樂讀會邀請到林俊義教授以他最欣賞的哲學思想家Erich Fromm的「to have or to be」為大家解說生命的力量。在自我與利他之間的均衡,在各種實現的妥協與折衝間,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不是外在的定義。

在知識資訊豐富的年代,學著如何思辨與選擇,並為自己培養具批判力的思維(critical thinking)或是逆向思考,永遠充滿好奇心與同理心,不斷學習。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