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3, 2017

Life on Mars


我一定是講關於這本書的事講太多次了,誤以為已經在部落格寫過了。但翻來覆去、查詢關鍵字,明明就是空白的,更何況我還翻譯了這本書,可能連作夢都夢見過。我卻不曾將這一本書記在部落格裡?!作者Jon Agee還有幾個星期就要來到台北了,大家可能尚未看到原文,我當然不會因為是我譯的,就押著大家要去買中文版;重點不是「我譯的」,是我譯的「書,一定很好看」,而且是我喜歡的。因為譯一本書要重看好幾次,如果書不耐讀或不喜歡,就會累兩倍了!


故事從一個太空人的旅行開始,他旅行了很久才到火星;為了證明火星上有生物存在。他的伴手禮是一盒巧克力杯子蛋糕⋯⋯,他提著蛋糕盒子降落,又提著蛋糕盒子啟程,看似沒變化的變化中,一切都已經不同了。

我開玩笑的時候,也很喜歡將自己比擬成火星人,某回在日本關東煮小吃攤吃太多了,隔壁的日本人很好奇,問我從哪兒來的?我只好說是火星來的。還有很多時候,無法解釋自己異類的思考時,我都喜歡說自己是火星來的。所以看到這本書的時候,不禁有感。地球人一直對火星上是否有生物充滿期待、懸疑;太空研究者對外星生物的探索一如我們對宗教的信仰、自我核心價值般的執著,努力不懈。

這位小小太空人就因為一直無法對周圍的人解釋他對火星生物的執迷,決定自己去探索。他提著杯子蛋糕當禮物,從降落之後就一直找著各種生命的跡象。沿路自言自語,一直走到幾乎要放棄了,其實在他的身後有個大動物跟著,只是他一直沒發現。作者Jon Agee用一種文字與畫面相反的方式處理這本書,當太空人說「我錯了,火星上只是綿延不斷的石頭和砂土,明顯的,是不會有生物存在的。」此時,後面正是火星上的生物。

這時他放下手上的禮物,絕望地開始找他的太空船,就在他四處張望太空船時,看見一朵黃色小花在石崖上。這朵小花至少可以讓他證明給所有的朋友們知道他之前所有的假設是真的,火星上有生物。握著花朵往前繼續尋找太空船時,更驚訝的是他的杯子蛋糕盒竟然在這裡!無暇細想,提著蛋糕拿著花朵的他繼續往前,爬上另一座山頂,在這裡他終於看到他的太空船。
其實這座山是那大動物的身體,他深怕驚動這位地球人,一直在後面默默的跟著觀察。最後目送太空人離去。而在太空船上充滿驚嘆的地球人,覺得經過這場探險後,準備吃他那個無法送出去的蛋糕,他發現:杯子蛋糕已經被吃掉了!

每次翻讀這本書都對這位創作者的緊密巧思敬佩不已,即使他已經多次在其他書裡以他慣有的幽默餵養讀者的笑容,讀完之後還是驚喜又驚喜。在這本書裡,每一段落都緊密有邏輯,但過程中的反差與最後的翻轉,就像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又為之有理。

圖片提供:米奇巴克出版社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