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9, 2017

秋日週末,整理心情


這幾天做了許多不直接相關的事情:
對某著名學校家長成長班演講(復興)、書林書店樂讀會(本週主題藝術家為Kandinsky)、和編輯討論新書《什麼這麼好笑?》的進度、在北師美術館看了一個很棒的展覽、接送小孩到遠遠的學校(康橋)考試、訪問繪本創作者(鄒駿昇)、修車(高手在民間)、在其他作者的簽書會大聊天(童嘉@欒樹下)、老朋友的早餐分享⋯⋯更多天前的事就忘了。就這樣出現斷斷落落的聲音,記下來提防自己老化健忘,也希望藉此提醒閱讀到此篇的朋友,在日常中建立尋常而不尋常的對話。

中年不必叛逆,是隨時在順向操作中有逆向思考。

隨著校稿,讀著自己寫下的一篇一篇,假想我是讀者的話,心中總是又跳出另一些聲音。因為我們看到某些天份極高的創作者,沒有一定的路程,在這個講求程序、方法的時代,最好的方式是「找到自己的方法」。「羨慕別人」是一種禮貌的藉口或是無執行力的推託,唯有將自己做得更好,步步耕耘,才能超越自己。(超越自己做什麼呢?不過就是證明自己的存在嗎?好吧,那我們改用「看到自己可以有進步」這樣的說法。)

基礎教育讓我們一般人變成比較能接受「別人訊號」的人,譬如學生要聽老師、學校、家長的話;高等教育教我們成為傳達訊號的人,譬如教授、老師、專家們的研究與演講;但並不是每一個孩子都適合這些尋常的方式。我相信新的時代需要的正是這些不一樣的孩子,乍看讓老師與家長傷透腦筋的孩子,將來我們社會的中堅就是這些與眾不同的孩子們。不過不是只有作怪,是讓這份怪,引動將某一件事做到極致的能力。

許多談話中,多半與養育小孩有關,面對一個每天不斷成長的個體,每個孩子本來就是與眾不同,父母卻忘了,偏要用相同的方法讓他不同,這一定會交戰的。既然從一開始就是不一樣,我們當然要抱著讓他不一樣的心情陪伴成長。

不論我們是否有個不尋常的孩子,都要學著My Rhinoceros裡犀牛那種做好兩件事的心情:
  1. 毫無條件的愛他
  2. 尊重自己、尊重別人
其實這和基本人權一樣,我們只是從我們自己做起,將基本人權還給孩子們。如果我們無法這樣開始,那如何要求別人?縱使我們有再多的教育專家,這些學理和方法都只是從過往經驗、實驗、統計而來的「比較好的方式」,確認這些方式中哪些適用才是更進一步的「好教育」。我的確相信好的教育可以引導個人發展超越極限,而父母只是孩子們的踏腳石,千萬別當直升機。而所謂「好的教育」是隨時發生的,不只是在正式機構,如同我們的談話、欣賞作品、觀察環境,甚至呼吸一口好空氣,都隨時發生。

雖然有很多繪本學校,我們也看到很多傑出校友,甚至濃濃流行的英國風也帶給全世界繪本界一新耳目。但一新耳目之後,卻又是雷同的色彩與風格;這讓我一直圍困於同中求異,異中求同的創作世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