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8, 2017

發現奇幻,仔細看!


無字書讀者向來兩極,有一種是翻一翻,有如電扇般吹起一陣風,然後說「沒什麼」就把書放回去;有另一種是慢慢詳看每一頁,前後對照,然後自顧自的微笑。好的無字書讀來有如看一場默片,可嬉笑可傷懷,需要多一點耐心和多一點時間來品味。
日本安野光雅以長達四十多年陸續畫作了《旅之繪本》八冊,對典故懂得越多的讀者,相對在書頁間得到更多的趣味;《威利在哪裡?》密密麻麻人群中,讀者就算用放大鏡看到頭昏眼花,也要把威利找出來;I SPY 重現麻亂現場,讓讀者找出各式各樣的主題;當我們看「清明上河圖」時,經由每一個角落的描述,想像千年以前的古城生活⋯⋯,一如無字書的天然源頭,是跨越國界與時間的行旅。

進入米契林斯基與米契林斯卡夫婦合作的《奇幻小鎮大發現-龍的時代》,當場眼花撩亂,好像新生入學的第一天,我到底會是誰的朋友呢?要找哪一位開始說話呢?

所以我先找了斑馬小克,每一次翻頁都將他當作視線焦點。他拖著一車東西跟著拿旗子的長頸鹿,前面還有拿著權杖的獅子國王三世,旁邊跟著小豬琴師、優雅喵喵與高帽子姐妹;翻頁後發現斑馬小克走得比較快,但是他推車的輪子斷了;接下來的這一頁,看到好厲害的伊格扛著斑馬小克的東西,而小克拿著伊格的斧頭,正要跨過護城河進城。如果注意一下獅子國王三世,會發現他旁邊的琴師、姊妹、長頸鹿已經撞成一團,因為國王被飛龍叼起,正露出驚慌的樣子。


接下來的一頁,小克的車子正在修理,而小克與伊格正在握手道謝,伊格拿回他的斧頭;國王仍在天空中,琴師正在路邊哭泣,因為琴弦已經斷了。斑馬小克繼續拖著他的推車走進另一個大門,而國王還被飛龍挾持著,長頸鹿卻一頭撞上灰灰鼠哈桑,琴師換了一把琴,大家準備進入城堡。再翻頁時,飛龍已經不見,獅子國王接近寶座,但感受到捲捲頭阿姨的魔力,這時,我們應該回頭再去找找捲捲頭阿姨這一路來倒底在做什麼?她顯然會採靈草、有魔法,因為她有個大鍋爐,我猜飛龍已被魔力鍋裡的魔湯現形成那隻熊了。城堡下一層裡的斑馬正在擺杯子,原來他的袋子裡是這些亮晶晶的杯子。

最後一頁是一場盛宴,我們看到拿著蛋糕的灰灰鼠和白羊,就可以回頭找他們到底如何完成這個大蛋糕?不急著吃東西的神羅賓射手為什麼對著箭靶練習?因為他之前曾經誤傷到大象路易。這城堡裡的座賓與小鎮的大發現,還有很多等著讀者解密。

練習過這一本之後,可以以類似模式進入另一本《現代世界》,再進入《西元3000年》的未來。我們看到人際關係與空間結構的變化,交通工具也是重要指標。現代世界在有摩天輪的嘉年華會中結束,現場依舊有斑馬,只是變成亞歷山大;而西元3000年時的斑馬是維克多。兩位創作者以各種造型與合理細節吸引讀者忙於找線索、前後翻閱、對照、推理,適合親子共讀和不喜歡照著文字說故事的家長與小孩。也適合在同事的聚會或是辦公室分享傳閱,每個人鎖定一個角色,然後發揮想像力將故事說出來。羅生門,應該也不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