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 2017

Six Dots, by Jen Bryant & Boris Kulikov


Louis Braille(1809-1852)這個法國男孩,出生時個子小但天資聰穎。爸爸媽媽、哥哥姊姊都及疼愛他。
就在他想要學爸爸做馬鞍皮帶的時候,被工具誤刺左眼,當時的醫療並不進步,後來右眼感染,在五歲時就完全看不見了。他試著用耳朵聽聲音代替視力,體會遠近距離、周圍環境。漸漸長大,姊姊用各種材料教他ABC、媽媽陪他玩骨牌、哥哥教他吹口哨、爸爸為他做了一支拐杖。他經常聽牧師讀書,他問是否有給看不見的孩子的書?「很遺憾,沒有。」他也去上學,問老師要給視障孩子的書,老師也說「很遺憾,沒有。」他一直對這樣被人家說遺憾的人生感到不滿。有一天,地方貴族幫他寫了一封信給皇家啟明學校,送他去上學。

巴黎又是另一段辛酸,他的人生並沒因此不同,反倒更多人欺負他,吃不好,睡不暖,而且給盲人讀的書又大又笨重,一句話就佔了一頁,下一句話就要翻頁。他一直苦思是否有更簡便的方式可以閱讀,直到有一天老師拿了軍隊裡用的密碼,要大家解碼。這個密碼奠立了後來他改良的六點盲人用點字法,他用了多年的練習與嘗試,讓同學也都容易學起這個點字法,堪稱發明家裡的佼佼者。

其中一段他對閱讀的渴望,讓我非常感動。只有用這樣極致閱讀的方式才能扭轉命運,對很多在人生谷底的朋友,真有如明亮的指引,我們永遠不知道如何努力才夠,何時才能浮出檯面,或不再被拉到谷底。但要一直閱讀,閱讀有如一個氣墊,越讀就可以將這個氣墊越吹越飽,甚至像救生艇。

Jen Bryant是位非常有經驗的兒文作家,她曾經在1994年出版另一本Braille的傳記,在後來的生活中,她不斷的問自己如果今天自己是視障人士,要如何使用提款機、搭飛機、使用圖書館⋯⋯,我們的生活裡有太多事需要同理心與不斷改進的發明讓不方便的人更平方便生活。

波隆那書展每年都會列有「特殊主題獎」頒獎給已經出版的書,譬如2016年的主題是「Disability」2017年的主題是「Art Book」。在ALA裡有一Schneider Family Book Award 每一年就是頒給Disability為主題的各年齡層出版,以年齡共分三級評獎,0-8歲、9-13歲、14-18歲,內容主題以失能之主角,提醒讀者關於個別的特殊需要。每本得獎書可得到五千元美金,繪本就由創作者共得。

這本書被我藏在《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2》裡,因為出版時序來不及加文字,所以僅以圖示於p.112

以0-8歲的得獎書為例
2017年:Six Dots, A Story of Young Louis Braille by Jen Bryant, illustrated by Boris Kulikov
2016年:Emmanuel‘s dream: the true story of Emmanuel Ofosu Yeboah by Laurie Ann Thompson illustrated by Sean Qualls
2015年:A Boy and a Jaguar by Alan Rabinowitz and illustrated by Catia Chien
2014年:A Splash of Red : The Life and Art of Horace Pippin by Jen Bryant and illustrated by Melissa Sweet
2013年:Back to Front and Upside Down! by Claire Alexander
2012年:Wonderstruck by Brian Selznick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