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3, 2017

The Dinosaurs of Waterhouse Hawkins, by Barbara Kerley, illustrated by Brian Selznick

恐龍是我們從來沒有機會看到的動物,但為什麼我們可以得知牠們的樣子?緣起於一位研究動物的專家Waterhouse Hawkins,在他和其他相關專業根據一些化石拼湊出來的雛形,經過後人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才有現在的樣貌。


這本書將Waterhouse Hawkins這位研究者以工作的三個時期區分:
1850年代在英國,當他做出恐龍的模型後,並得到各個領域的專家認同,女皇也親臨他的工作室,當聲名遠播並得到皇室認證時,這些恐龍得以保存在皇室博物館。

他不僅是雕塑藝術家,同時樂於教授這些知識。秉著熱忱,他到處講授恐龍相關知識,且決定受邀到美國紐約市,當地預計在中央公園建造一座像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那樣的水晶宮來典藏恐龍化石,所以Hawkins風塵僕僕移居到美國。他的工作受阻於一位強有力的政客,在媒體披露後引發政客不滿,於夜半時,將所有恐龍化石與即將完成的作品都破壞。不過在紐約時期,他完成了單獨恐龍化石的骨骼體架,這是世界創舉。

在美國受挫後,他回到英國,儘管無奈,總是會有好消息的:比利時的礦坑裡發現了三十隻禽龍(Iquanodon)的化石,證明禽龍是用兩隻後腳走動的,而且原來在鼻子上的突起應該是趾。這樣陸續的發現修正了他原來假設的樣子。

多年前第一次讀這本書時,覺得艱澀難懂,所以束之高閣;隨著知識漸長,現在讀來輕鬆很多。而且多讀到許多訊息,研究者的假設隨著事實證據的搜尋,隨時會被修正,正如我們的人生一定要隨時具有修正的能力;而這些根基於點點滴滴研究的發生必然會因累積而存積出更大的能量。我們看到成就斐然的人,不妨多看看他們的小習慣:譬如生活細節、處事習慣、不積弊、不貪婪、善念、受挫不挫⋯⋯,天天如此、年年如此。然後將自己的能力與經驗累積,放入更寬宏的眼界,繼續前行。

繪者Brian Selznick精工細琢,特別著重人物的神情與眼神、景物考據、背景寓意,絲毫不放鬆,所以讓這本書有另一種嚴謹的氣氛,探索後來Selznick的其他作品,出現了改變凱迪克獎的The Invention of Hugo Cabret,也改編成電影,後續的WonderstruckThe Marvels,持續了繁複的工法與小說技法,另外有長期出版的Andrew Clements少年小說系列的封面與其他關於魔術師Houdini的作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