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0, 2017

Olivia the SPY, by Ian Falconer


經過多年,Olivia在很多事情上並沒有學到教訓,對媽媽的話,依舊是有聽沒有到。當她決定要做藍莓冰沙時,媽媽說果汁機裡不要放太滿,藍莓不要一次用完,她都說「知道了」,結果打得滿牆都是藍色噴沙,還不是媽媽要善後!還有,洗衣服的時候,怎麼會把紅襪子丟進去白襯衫裡,加上漂白洗衣劑,什麼都說知道了,結果洗了一堆粉紅色的衣服出來。

媽媽已經要崩潰了⋯⋯正在打電話訴苦。Olivia 有如竊聽器,她在隔壁房間什麼都聽到了。最後她聽到媽媽說想要送她去什麼地方,讓她對事情有概念一點。「什麼!?」「我已經是這個屋子裡最有概念的人了,我一定要弄清楚媽媽要做什麼。」從前面七本的發展,大家知道Olivia還有兩個弟弟,她是爸爸媽媽的掌上明珠。

對一個總是強佔風頭的人來說,想要讓自己不引起大家注意的確很難。Olivia決定要藏匿在各個角落,聽清楚媽媽想要做的事。這一天,媽媽和爸爸在談事情,我們看到媽媽一手扶著小弟弟喝牛奶,還得盯著另一個小孩和狗在玩玩具消防車,而爸爸正在讀一份刊物;這是不是很多媽媽的寫照?!爸爸回答媽媽說:「Oh, that's the perfect place to take her! After all it's an INSTITUTION.」

這真是個關鍵字,Olivia隔天馬上拿著這個字去學校問老師,「What's an institution?」
老師說真是個好問題「An institution can be many things. It can be a building, like a library, or a tradition, like marriage, Or it could be the military, or a prison...」天啊!監獄!回到家時媽媽要她準備好,六點鐘要出發去一個特別的地方。她趕緊問媽媽要去哪裡?媽媽說是個驚喜!她準備好了,還帶著她心愛的布狗娃娃,媽媽說不能帶,怎麼辦?她是不是要和這個地方道別?

接下來還有很多精采的,其實到這裡已經很多梗了,童書寫作向來是件讀者讀起來簡單,作者做起來複雜的工作。很多作者暗守很多原則,而且要放得不著痕跡:譬如讓小孩學得生字這個標準,每本書裡安排一個稍微超過適讀年紀的生字,提起讀者的字彙程度。很明顯的這本書裡用到「institution」(後面還有eavesdropping)。最擅長這種做法,也可以說最明顯的是Mo Willems,我們之所以很難發現,就是因為他用很多爆笑的故事和難忘的畫面包裝。知道這種原則後,再回頭看看每一本繪本,尤其是得到Theodor Geisel Award閱讀獎的,多半有這層次的鋪陳。

我們在Olivia的書裡從來沒看到爸爸媽媽罵小孩,甚至小孩很沮喪的時候,也是爸爸媽媽安慰小孩,雖然很多教養書不一定同意這樣的做法,但也不失為某種「愛的對待」的體現。作者提過,他其實想要用一個女性的角色凸顯他心中的女權主義。之前的Olivia書藏過Eleanor Roosevelt、Martha Graham、Maria Callas、Queen,這本Olivia the SPY在最後的晚安書用的是Julia Child的食譜,也是個呼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