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0, 2017

GRANT and TILLIE Go Walking, by Monica Kulling and Sydney Smith


剛剛在故宮的文獻大樓看了來自奧塞美術館的收藏,從古典主義、浪漫主義、寫實主義、自然主義,一直到印象派。因為我和朋友跟上一位資深的導覽,她簡明扼要又善舉實例,讓我回家帶著深刻記憶。這些藝術畫派,雖說不是人生必修,但是學著多瞭解,讓我看繪本的畫時有更多呼應;因為很多時候繪本就是用畫在說話,而畫中畫更是許多繪者巧妙玄機所在。

十九世紀末,許多畫作陸續被送到羅浮宮、國家網球美術館、橘園,不過因為羅浮宮是不展在世藝術家的作品的,所以這些作品都被封藏起來。直到密特朗總統決定整修奧塞車站,這個1900年因應世界博覽會而起造的車站,1939年封閉保留的建築物。因為主體建構的鋼架特色,整個車站經過兩年就完成整修。完成之後,到巴黎看藝術品就清楚歸類了:要看1848年以前的作品就到羅浮宮;1848-1914的藝術品請到奧塞美術館;近代藝術請到龐畢度中心。於1986年開館,所以去年慶祝三十週年,第一站旅行到韓國首爾,首爾市與巴黎是姐妹市,第二站來到台北故宮文獻大樓。(這導覽是不是超棒?她講得實在太清楚了,又容易記得。)

雖然展覽中沒有,倒是讓我想起這位美國畫家Grant Wood(1891-1942),他的自然寫實畫風。這本繪本Grant and Tillie Go Walking以Grant Wood的經歷,配合他的畫風,以輕描式寫下這段故事:

當時,所有能畫想畫的年輕人都以到巴黎為目標,在家牧牛的Grand Wood也心嚮往更繁華、興奮的地方。他的小牛朋友叫做Tillie,這頭母牛每天都生產許多牛奶。聽說有名字的牛產能特別好!雖然從小也是出生在農場,Grand Wood從來沒希望自己是農人,他想要當藝術家,他什麼都能畫:農舍、豬、牛、雞,都可以。他與他的小牛小姐道別後,出發到巴黎。

那是1920年的夏天,他與畫畫夥伴Marvin Cone(1891-1965)在巴黎鐵塔上看著夜晚的巴黎,燈火燦爛,難怪大家都說這裡是燈城,整個巴黎看似閃亮的鑽石項鍊。他學著大家穿西裝、戴貝雷帽、留個小鬍子、晚上流連在咖啡座,和其他藝術家聊天喝酒。沒幾個月,他已經不大認得自己了。

在家的小牛小姐因為想念Grand Wood,也不產牛奶、不吃東西;在巴黎的Grand 學著用厚厚的刮刀和濃厚的顏料畫畫,經常被路邊遊客取笑,畫也賣不出去。在家的Tillie連走動都不知道去哪兒;在巴黎的Grand學不來朋友畫畫和賣畫的速度。

他的夢想其實在大自然,不是大城市。所以Grand 往回家的方向,小牛小姐當然也開心看到他回家。後來他以妹妹和一位牙醫師為模特兒,畫下「American Gothic」獲得終生盛名。有人說這是他筆下的鄉愿,也有人說這是他對鄉間生活的讚美,事實上沒有小牛,這是作者捏造出來的角色,是一個隱喻大自然或是內心的聲音的角色。但也直接讓我們感受到,因為聽取心底的聲音,承受這樣重要與真誠的訊息,所帶來的豐盛收穫。不是只有藝術家,是每一個人的體驗。

繪者Sydney Smith採用Grand Wood的畫風,有寫實主義又有自然主義,還帶一點點描派的風格,呼應文字呈現了沈靜的田園風。這是2015年的作品,後來他2015的Sidewalk Flowers,與2016年的The White Cat and The Monk都是大獎得主。

延伸閱讀:
Getting to Know the World's Greatest Artists - Grand Wood by Mike Venezia
Old MacDonald Had an Apartment House by Judi Barrett and Ron Barret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