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0, 2017

看看Laura Carlin的新書-King of the Sky


Laura Calin是位奇特的繪者和陶藝家,雖然她的書不多,但聲勢極大,展覽時高規格藝術呈現,不僅繪本、小說、陶藝、插畫,每一層面都引起極大迴響。我不曾見過她本人,但與她的作品相遇多次,有種說得出來又說不上來的熟悉感。
第一次接觸到Laura carlin的書是2010年在波隆那,那年得到拉加茲小說類的The Iron Man。這封面有點嚇人,但翻看裡面就可以感受到重新編排的巧思,The Iron Man是Ted Hughes 1968年的作品,以往已經有其他版本,這樣新的設計有如老屋修建後,存著原來的精神,賦予現代藝術的意義。應該是她畫的人吧?很多人的排列方式和使用的色彩,呈現即使人很多也有的孤獨感,產生相當高的識別度。不然近年來英國許多繪者都有這樣的風格,為何唯獨Carlin可以獨享盛名?她得到2015年的BIB的Grand Prix(斯洛伐克的布拉迪瓦迪斯雙年展金獎,Biennial of Illustrations Bratislava, BIB),並在2016年於波隆那書展獨佔一個長廊個展。

2016年House of Illustration 展出她的陶藝作品,其中以極具意義的「倫敦歷史」,由好幾百片磁磚拼起、有如史詩般的畫面尤為震撼!開幕當天我隨著另一位繪本作家Marion Deuchars去工作室,那裡是許多平面與圖像設計師與繪本作家的工作室,他們同時成立的經紀單位,為所有人處理工作的接洽。哪知這就是Laura Carlin的經紀公司HEART,他們正在討論前一晚的酒會有多麼好玩,可能感覺我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讀者。這麼厲害的公司,一副從來沒聽過的樣子,超狀況外的,於是送我一本目錄,裡面有許多案例,個個精彩。

所以結束那個拜訪後,我直接前往House of Illustration去看展,看到Laura Carline的展覽,也同時也看到Edward Ardizzone的回顧展。幸運之神一直帶著我前行,開我眼界,廣我見聞。當天是小女兒的生日,我覺得老天爺用這樣的方式幫我慶祝母難節實在意義非凡。

那些陶藝創作,想必要用上多年的時間完成,直到今年,Laura Carlin才出版了新書,這是與The Promise的作者Nicola Davies再度合作的King of the Sky,一個從義大利到英國的小男孩,因為環境的轉換,他一直無法找到歸屬感;遇到一位訓練鴿子的老先生,這位老先生因為長年在地底的礦區工作,身體孱弱,聲音也緩慢微小,還好因為如此,小男孩可以清楚聽懂他說的話。老先生挑中一隻頭部白色的鴿子,他要男孩為牠命名,老先生認為這是一支適合長程飛行的賽鴿。

他們帶著鴿子搭火車從近到遠,漸漸讓他們練習回家的路,這鴿子從來不是最快的,但老先生還是堅持如果飛長程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這次比賽的地點是羅馬,男孩協助將鴿子裝籃,送到比賽單位,他們將鴿子集體送往羅馬。經過兩天兩夜之後,男孩已經放棄,覺得鴿子一定是另外找到別的地方停留了;但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老先生一直堅持男孩要去鴿籠等這隻「天空之王」的鴿子回來。

鴿子代表的不只是鴿子,是希望,是歸屬感,牠回來了,也讓男孩覺得自己也回來了。

Laura Carline另外也為Tate Modern做了關於雕塑藝術家Barbara Hepworth的Meet Barbara配合當時的展覽。如果以這些回應「兒童文學的跨界應用」,我們還有很長很寬很藝術的路要走。也期待美術館同時併行繪本世界,就像《禮物》一書帶來的豐厚成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