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 2017

Blogger to Blogger, 部落客的對話

事情太多,晚餐後卻自我呈現一種「腦休」的狀態。我們要來談談以我為例,部落客做什麼?原來應邀到新加坡參加AFCC的座談,所以準備了這一篇要與當地的部落客對談。但因為我身體的關係,還無法搭飛機,所以懇辭這個活動。但因從部落客出發至今十多年,有人說部落格超過兩年就是長壽了;況且現在有許多更快速的網頁和社群,部落格已經漸漸被取代了,為何還要部落客來談呢?


因為我將部落格的寫作當作每天的練習,從開始閱讀的紀錄、生活感想、孩子成長、活動規劃,一件一件事情出發,對著鍵盤說話,已經成為生活習慣,不必叨念小孩,也沒有先生可以討論,或是三姑六婆的意見,很單純的聽心底的聲音;定期定時出外活動演講。如果遇到好的書就分享給讀者,看著每天的點閱率比有人來敲門還要自在。

事情總有緣起,剛開始時,是全家移居到美國時,為了將在國外獲得的資訊分享給台灣喜歡讀繪本的好朋友們,開始寫作;加上以往在台灣時,每週固定和孩子們一起看書的情緒無出口,於是,「寫」成為一件不必麻煩別人的事。而寫的時候,自然出現這些朋友和孩子們的身影,有時甚至想像如果他們在旁邊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所以書寫的對象自然而然就是:讀書會的朋友與喜歡繪本的朋友,而我那些似懂非懂、絕對不會看我部落格的reading group孩子們就成為我的想像幫手。

寫些什麼呢?書的簡單介紹:與書連結的所有事——新書資訊、閱讀感想與其他生活聯結。

有想要傳達的理念嗎?生活態度吧。2006年秋天,開始處於新移民狀態,從島國享盡方便的公民成為大國移民,著實落差很大。對環境的種種不習慣,引發了許多深切的體認;即使移居前已經深思熟慮,還是發生很多無法預期的變數。尤其在申請、辦理居留時,曾經被根植的優越感一再被換順序。這時很多同理心開始冒出來,譬如,我們在台灣不經意就忽略了外籍人士,到了美國,我們馬上成為這樣的外勞。所以我開始思索:這是我接下來的人生嗎?我需要繼續這樣嗎?如果我可以服務的是自己國家的孩子,而不是這樣被認為有什麼圖利的企圖,不是好多了嗎?

什麼樣的生活態度:中年生活中必須有許多事從「服務」的心出發,藉此讓自己「持續學習」,當久了家庭主婦,即使很繁忙沒有什麼收入來源,但畢竟是一家之煮(也是主,孩子多半要聽媽媽的話),以為委屈但也不屈,「能屈能伸」、「不卑不亢」就成為要自我找題材練習的態度了。經過許多種練習與應對,最後才能練提出最好用的「自在」。

後來部落格變成什麼樣子呢?我試著讓部落格成為實體,在我的工作室裡隨時可以看到新書資訊,聊聊對繪本的興趣,成為讀者更多選擇的地方。也漸漸與創作者接觸,希望營造經紀平台,但因為大家都是朋友,收入微薄,所以也沒玩出什麼大事。沒想到因為舉辦小型繪本講座,延續舉辦讀書會,獲邀出版自己與創作者間的訪談,讓寫作習慣朝向紙本出版。

不過對外開放的工作室的確有實際的負擔,譬如隨時闖入的參觀者,往往還要解釋「你們在賣什麼?」當然這也是很好的問題,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但我真的不是賣書,書是一個媒介,我想要賣「點子」。但不是包裝好的點子,是藉由閱讀和認真生活產生的點子。具體一點說:有如買種子回家,也許是高麗菜或是紅蘿蔔(一定有人笑說:笨蛋,這兩種都很難從種子種起),裡面還會夾雜其他不明物種。唯有自己種自己養出的才是「像自己」的思路。

有的部落客可以從點閱或是延伸連結取得收入,這點我沒多研究,就是寫自己喜歡的書。如果看到多一些點閱時也很開心,好像說的話有人懂、被需要的感覺。但當然經過多年經營,也曾有ㄧ夜之間衝出飆高點閱率的時候,那時反倒非常驚嚇,懷疑被駭客入侵或是?

至於接續的策劃結集《大人也喜歡的繪本》,更是星月書房打開所有相關好書,結集了二十多位老師們的推薦,為大人看繪本開出一條指引。至此,希望每個大人拿起繪本時都理直氣壯是為自己!

延續書寫部落格應該就是寫作的練習,思考的整合,與心安靜的對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