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17

兒童文學的跨界應用-繪本與終身學習-從藝術、人文、商業觀察兒童文學的影響


video

兒童文學與商業結合,我自己很明顯是從消費者開始,買書、買周邊商品、進美術館、看展覽、旅行。但也因為這些「投資」,我也成為生產鏈;從種種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工作,這些是始料未及的。所以我舉例許多繪本美術館、繪本原畫藝廊、私人和公立圖書館、原畫複製品⋯⋯最後一直談到繪本中出現的好故事。並以紐約為例,簡介這個城市與兒童文學相關的場所,如發生《氣球大遊行》的梅西百貨、《神奇的花園》提到的高線公園,同時是美國最多出版社的地方,連Books of Wonder書店主人也是作家,童書種種在這個城市展現無比的神奇力量。

這是一段簡短的報告,然後各位展演者回到自己的展區,分別談論自己概括的主題。

本篇刊登於2017.5.26 Okapi 網路閱讀誌:

在五月十九日科技部與台東大學主辦的「兒童文學的跨界應用」裡,我負責的展區主題是:「繪本與終身學習-從藝術、人文、商業觀察兒童文學的影響」。我從藝術、人文、商業淺談了兒童文學的影響。

最後在Q&A的時候,主辦的游珮芸老師統整所有的Q分給幾位參加展演的老師們,我被分配到的是「繪本裡的女性角色」,其實當聽眾發問時,這是一題我最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問題,果然!又是那個莫非定律,所以我拿到這個大哉問?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而問題都是給沒準備的人!

當時很難想起哪些是繪本裡的女性角色,直覺反應女性角色最多被提及的應該是「母親」。繪本不像小說裡的角色塑造那麼清晰,往往將角色用故事投射、投影出來;尤其孩子的最初其實是「it」,因DNA構造不同,性別有差,但若有問題,多半是後天造成的,譬如深陷於家庭社會期許、父權作祟、獨立思考能力不足。

所以我用真實故事裡的女性與經由故事塑造的女性角色來回答這個問題。我當時以Brave Girl
書裡紡織廠裡的女孩、領往自由之路並即將放在美國二十元鈔票上的Harriet Tubman、設計發明摺紙袋機器的Margaret E. Knight、現在的Malala為例,心裡跳出來的還有:小小年紀獨自貼著郵票去找奶奶的May、許多創下紀錄並證明女性可以與男性同樣飛行的女飛行員(獨自飛越大西洋的Amelia Earhart、選美皇后Ruth Elder 、⋯⋯)、當年保護Basra圖書館藏書的圖書館員、到現在還在為保育黑猩猩努力的珍古德,許許多多偉大勇敢的女性走在我們的前面,如果我們不瞭解,只是因為讀得不夠多,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故事繪本裡塑造的女性角色,鮮明又著名的如1980年出版的The Paper Bag Princess;無數次引用、童話裡的The Little Match Girl、小紅帽、Cinderella、Goldilock;還有多次變版愛麗絲與綠野仙蹤裡的Dorethy;其實都是勇敢、無懼、願意冒險、獨立、相信自己的女孩。更多女性繪本創作者們在創作的路上展現無比的堅持與企圖心,如同許多女性文學家、發明家、運動員,各自在自己的崗位上踽踽獨行,嘗著艱澀的滋味。

記得小時候往往會被家中長輩說「沒有人這樣!」意思是沒有人這樣,所以我就不能這樣做。這是一個很怪異的觀念,所有的事都有個開始,只要出發點良善、不危害他人自由與權利,應該都是可行的啊?而我現在想說的是:很多事情,前人早已做過,只是我們不知道,所以不該綁手綁腳,阻礙自己前行,格局越來越小。現在是個開創的環境、以執行新點子為競爭力,可以想出前人尚未做過的更好;若是已經有人做過,那就要做得比以前的人更好。以往當孩子問我是不是女性主義者時,我都是這樣回答的:「其實我更在意的是基本人權,和我們有沒有發揮自己的獨特力量?」

以下部分摘自《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與《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2》

先看看真實故事裡的女性角色
  • Brave Girl, Clara and the Shirtwaist Makers' Strike of 1909
Clara Lemlich就是其中的一個女孩,她個子嬌小,和三百個女孩擠在一間成衣加工廠房裡,共用兩個廁所、三條毛巾、一個水槽。不能遲到,遲到幾分鐘就只能拿半天的工資;不能被縫衣機的針戳到手,如果血滴在布上面,就會被罰款,第二次就會解雇。上班之後,門就鎖起來了,下班時要檢查沒有偷竊工廠裡的東西才可以離開。Clara白天工作,晚上上學,一天只睡幾小時。帶著「要有更好的未來」移民夢想的女孩,日以繼夜的工作、進修。

這本書是這件事的紀錄。Clara領著一群在工廠相識的女孩,她們抗議工時過長、抗議工資太低、抗議因為不行抗議,所以Clara 一再被解雇、被打、一度肋骨斷了六支、也被警察拘留。她沒讓爸爸媽媽知道,但是其他女孩知道她的義行,就自覺「為什麼她做得到?」相繼跟進。可是工廠根本不擔心找不到工人,反正永遠有新來的移民願意被剝削。就在一次工會的集會中,她用意第緒語對大家呼喊:團結才有力量。隔天,美國史上最壯觀的女工遊行,由好幾千人組成的大遊行,女孩們有的才十二歲。女大學生和富有的女士們也加入罷工示威,紐約的女孩們喚起各地工會對女工們的重視,提高工資,縮短工時。
  • The Watcher, Jane Goodall's Life with the Chimps
珍古德旅行到台灣多次,她從小就知道自己一定會去非洲的。從打工存錢買機票,到獲得一個紀錄助理的工作,她持續邁向自己的心之所在。她即將八十歲,而媽媽對她的支持與信任從未間斷。她說「媽媽告訴她如果真的想要什麼,就要非常努力的工作,爭取機會,最重要的是-不要放棄。」因為她的工作是她選擇、她喜歡的,所以努力工作到生命的最後一天,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 Marvelous Mattie, How Margaret E. Knight Became an Inventor
經過塑膠袋減量之後,我們更常使用紙袋,但是紙袋的摺法和製造,原來來自一位年輕女孩Margaret E. Knight(書裡稱為Mattie)。她從小就喜歡從父親遺留下來的工具箱裡找工具、畫設計圖;即使很窮,她從來也不覺得。她幫弟弟做玩具,幫媽媽做拖鞋,她非常喜歡機械工具。當他在紡織廠做工時,因為斷線飛出的線梭打傷朋友,於是她設計了一個可以阻擋線梭的小零件,預防意外事故。她想,所有機器都是人設計的,應該可以改進。而她的工廠老闆也驚訝這個小女孩的能力。

後來她在紙袋工廠工作,看著大家每天摺紙、黏紙袋,於是又想了辦法改進機器,讓機器可以先做一個正方形的底部。這樣的發明在申請專利時被偷竊了,因為沒有人相信女孩可以做這種機械的發明。但當她出示她每天晚上畫的設計圖時,法官馬上知道她才是真正的發明者。她創設了美國的東部紙袋公司,持續發明別的東西,直到今天我們用的紙袋還是應用她最初的發明。
  • Malala Yousafzai, Worrior with Words by Karen Leggett Abouraya
巴基斯坦的女孩Malala Yousafzai(1997-)要求基本受教權,勇敢地在各地演講。平時一再躲逃塔里班轟炸學校、突擊女孩就學。有一天,士兵在一輛載著學生的車上射殺她,子彈穿過頭、肩、頸。她在性命危急時,被送到英國急救。她獲得國際多重和平獎項,青年獎章,鼓勵她為爭去基本受教權所付出的努力,與持續提醒世人女性受教育的重要。
  • Year of the Jungle
作家Suzanne Collins記得小時候爸爸去越南打仗,大人們避著孩子,偷偷談著這件事。還記得戰爭前父親每天為她讀故事入眠,那愉悅和慈愛的神情;而經過戰爭後回來的爸爸,空洞、經常出神的眼神,讓她懷疑了很久爸爸是不是同一個人?這個過程她寫下了Year fo the Jungle。長大後的她成為著名作家,是著名少年小說《飢餓遊戲》的作者,這三部曲也被翻拍成電影;以人類求生存的無情穿雜著理想與現實間的折衝。

經由故事塑造的女性角色呢?著名的繪本系列中,小豬Olivia是個純粹為女孩而寫的,Olivia的極簡風,黑、白,加上重點式的紅,雖說是由Dr. Seuss啓發的靈感,但更具現代感。系列中,繪者採用炭筆和不透明水彩為主要媒材,一直到2010年的Olivia Goes To Venice 才加入大量的相片。 創作者Ian Falconer在每一本中都加入藝術家或是經典人物的穿插,藉由Olivia的閱讀、旅遊或是觀賞,同時帶著讀者接觸到不同的議題。也用超現實的方式寫作他語重心長給女孩的意見,讀來全然輕鬆自在。
 
  • Olivia the Spy
Olivia經常不聽媽媽把話說完就開始動手做事,所以弄得一團亂。把衣服洗成粉紅色、牆壁被果汁噴成藍色、經常特立獨行,但她開始學著當隱形人,讓自己融入環境。所以總是無意間會聽到爸爸媽媽的對話,她稱自己是諜報人員。這回她聽到爸爸說要送她去Institution,他到學校就問老師這個字的意思,老師說這可能是一間大房子,譬如說圖書館、或是合併機構、或是軍隊、也可能是監獄。啊~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直到媽媽給她的驚喜:原來是帶她去看芭蕾舞。

這個想法多變、喜歡穿漂亮衣服的女孩,說不要當公主,因為她是女王!果然有魄力!在這些繪本中,我們可以看到不足的自己、或是原來的自己、甚至是滿足了的自己;不一定是男性還是女性,維護基本人權是必要的。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