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6, 2017

酒釀 推薦文


從小一直對酒釀又懼又怕,好像會醉、又酸酸澀澀,完全不懂酒釀的微酸微甜,直到最近迷戀上桂花紫米酒釀的淡香與素樸,好像要將過去的不懂從今以後慢慢補個夠。這種說不清的食物味道,一來無可替代,二來如果沒有幾代的美食傳承,很難進入這種複雜口感的傳遞。所謂富過三代才懂的美食,就是這種;但是酒釀承帶另一種實璞的敦厚:成本不高,重要的是製作時的誠意,況且非常滋補。所以懂酒釀的富不是財富,是一種心靈上的純馥。


看著這本書,在酒釀的純馥下,想必穿插許多故事:成長時漫溢的愛、家特有的食物味道、與家人朋友間的默契。我非常喜歡「默契」兩個字所傳遞的意境,讓眼神(視覺)、味覺、記憶、靈犀點通都在同一個時間彼此交融,是欣然也是溫暖。如果可以隨時找到默契呼應的對象,人即使孤獨都不會感到孤單。這對象可以是人、是音樂、是食物、是風景,也可以同時多樣,更豐富完美。

心瑜的故事從《背影》是姊姊的故事、關於父親的《回家》,終於等到與媽媽有關的《酒釀》,這一本可能是最難完成的,因為她的母親詮釋了這種純馥與默契。母親將深情拿捏到像空氣般的自然不予負擔,但孩子往往心知肚明這樣的深情無以回報,而手藝好的媽媽往往讓孩子即使再忙碌都會想念,想念時還帶著媽媽的食物味道。讀著《酒釀》的時候,讓我想到孩子多次問我這食物怎麼做的時候,也讓我想要提著食物去看孩子。當孩子小的時候,需要父母較多的時間與精神陪伴,漸漸的可能比較需要零用錢,再長大之後,父母可以做的可能就是以食物陪伴。當然,可以有這樣機會的家庭都是很幸運的。

我們從小都有各自家裡擅長的食物的味道,這些都是因為有個願意付出愛、花時間的長輩,願意用很多時間做出好食物給我們。現在「家常菜」之所以成為大家冀求的味道、犒賞疲憊心靈的獎賞,也是因為多數的母親都無瑕近刨廚了。新一代的母親漸漸淡忘小時候的味道,又無法為下一代營造這樣的記憶。

讀完《酒釀》,我開始想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像某種食物?或是期待自己有什麼食物的特性?酒釀需要時間熟成、耐放、營養、原料不貴、重程序上的嚴謹⋯⋯,同齡中,我也算是可以進廚房做點菜的人,在酒釀之前,竟然說不出自己有什麼樣的食物特質。我耐放嗎?滋味普通、應該不難吃、但又不出色、偶而嚐嚐還可以、也不極營養⋯⋯,這樣歸納起來,絕對不是冰淇淋,因為我不甜;也不會是豆干,因為要倚靠別的味道。我覺得我是詞窮了,我連自己像什麼食物都想不出來。那我又想要自己是什麼食物特性呢?開心、自在、沒負擔、不會太飽、可以常常吃,餛飩是個好主意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