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7, 2017

XO, OX a Love Story

每次出門講「大人也要看繪本」的時候,總會吸引來許多想要看「大人繪本」的年輕朋友。有趣的是他們多半失望,覺得聽到的也不過是小孩的繪本。所以自然會問我「什麼是大人的繪本?」最簡單的回答是「大人喜歡的就是大人的繪本!」


總是等待孩子回家的喜歡讀J'attends...《我等待⋯⋯》我是一點也不喜歡等待,但這本書真好看!很多有成就的大人喜歡充滿想像和創造力的Harold and the Purple Crayon;凡事充滿希望的推薦Sylvester and the Magic Pebble《驢小弟變石頭》;說話算話的人讚賞Horton Hatches the Egg;安靜有耐性的人選If You Want to See a Whale《如果你想要看鯨魚》;喜歡抱抱的一定喜歡Hug Machine《我是抱抱機》。最近一本新書,我想從情竇初開到忘了談戀愛是什麼的讀者都會會心一笑的,XO, OX A Love Story 。如果歸類孩子的繪本,或說是大人的繪本,大家都會搶著要。

封面就是牛想著愛慕的羚羊,正在著手寫封信。這是一場單戀的開始,笨拙的牛對優雅的羚羊寫下他的愛慕,前摺頁上說「True love never did run smooth.」。前扉頁上滿是牛在打掃、修理、畫圖、讀書、看報、喝茶、玩拼圖、聽音樂、彈吉他、修剪花木以及相對照下羚羊只是照鏡子,各種照鏡子的姿勢。羚羊也是愛慕自己的,她經常收到仰慕者的信,多到她只能用張照片、簽個名打發所有來函。

但是收到相片的牛先生,實在太開心了,他馬上回信,結果又收到一封同樣的信。他開心到又馬上回信,說他很高興收到兩封一模一樣的回信。羚羊小姐沒想到這位仰慕者會再度回信,只好尷尬的寫一封承認錯誤的信,告訴牛先生不要再寫信給她了。沒想到牛先生收到羚羊小姐親筆的信後,高興到馬上提起筆又回了一封:「親愛的羚羊小姐,當你說你曾經犯了很多錯時,我幾乎從椅子上摔下來,這聽起來太不可思議了,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你只有一兩個錯誤。」

高傲慣的羚羊小姐禁不住氣,也馬上回信:「如果我說我有錯,通常人們都會說『沒有!你沒有錯!』,不至於像某些笨拙腦袋、有怪味道的動物犯了很多錯而不自知。」牛先生誠懇的回信,他寫著:「我想我瞭解你說的,⋯⋯我希望成為最好的牛類,謝謝妳,期待妳的下一封信。」每一次牛先生寫完後署名都是XO, OX。

「XO」在英文中是kiss and hug,而牛先生恰好是OX,所以這本書名就這麼巧妙地用了。就在羚羊小姐氣到將牛先生的相片撕得碎爛後,她將相片重新貼好,又提起筆寫了「Dear ox, ...」後扉頁充滿了變化,已經換成他們一起看報紙、彈吉他、畫畫、玩槌球、拼圖⋯⋯。真愛從來不是與生俱來的。

作者Adam Rex曾經寫做過很多有趣的書,也畫了很多;以前最常與Mac Barnett合作,如Billy Twitters and His Blue Whale ProblemChloe and the LionGuess and Again、How This Book Was Made。也曾經與Neil Gaiman合作了三本熊貓Chu的故事。他的風格可以很超現實奇幻也能童趣想像,能寫擅畫。但他今天出版的,除了這本XO, OX, A Love Story,還有School's First Day of School 也非常精彩

繪者Scott Campbell的書也非常精彩:
Hug Machine
East Dragon, West Dragon
The Great Showdowns 
The great Showdowns the Return
Zombie in Love
Zombie in Love 2+1
Amazing Everything, the art of Scott C. 
If Dogs Run Free

這是Okapi專欄的草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