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7, 2017

My Rhinoceros, Scholastic Asia

「那天一個三歲、已經看到沒有書可以滿足他的胃口的小孩,抱在媽媽手上聽我讀完整本My Rhinoceros,專注的眼神、笑聲,加上肢體所有表情的組合,讓我完全相信Jon Agee對我說的話:這是一本專為孩子寫的書。」這句話出現在我2011年11月的部落格留言回應裡。經過五年多,這個孩子已經小學了,依舊喜歡看書;而這本書依舊回應在許多孩子的生活裡。對我來說,這是將書介紹給孩子所得到最好的回饋:我們知道孩子讀到好書,孩子知道好書的滋味。



My Rhinoceros的故事是這樣的:小男孩到寵物店想要幫自己找個寵物,這是一家奇特寵物店。他只是看著陳列窗就說要那隻犀牛了。他牽著犀牛有如牽著一條巨大的狗,就這樣走回家了。犀牛乖乖的待在後院,安靜、害羞、什麼也不做。連小孩要他接球、撿木棒、玩飛盤,犀牛都沒反應。失望之餘,小孩請教了犀牛專家。犀牛專家說如果沒有其他大毛病,犀牛通常只會做兩件事:戳氣球和破壞風箏。

這樣的回答讓小孩緊張地走在公園裡,幸好犀牛並沒有攻擊路旁和公園裡的風箏與氣球。小孩不禁想:「那我的犀牛豈不是什麼都不會?」繼續走著,在回家路上,他們遇到兩名搶匪,搶銀行後搭著熱氣球和滑翔翼遁逃現場,白花花的鈔票一路撒,警察也束手無策,這時小孩指著熱氣球說"Pop!",犀牛就衝著飛上去用角撞氣球,小主人又望著滑翔翼說"Poke a hole!",犀牛又飛上去戳了個洞,歹徒掉在警察佈下的彈跳墊上。

警察問小孩說這是你的犀牛嗎?真是一隻了不起的犀牛。小孩說不只會兩件事,他要大家猜猜看。「He can fly, too!」有了這麼特別的寵物,不會想要別種寵物了,會飛的犀牛當然是最好的!實際生活中,每個小孩都想要自己的寵物,但卻不一定瞭解寵物的特性,買了犀牛想要有狗的本事,當然是辦不到的。但這次再讀,好像看到太太在抱怨誤解先生什麼都不會,是不是帶錯人回家了?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在暗示:先生只要會一兩件事,在重要的時刻有功就是了不起了?即使Jon Agee寄來草稿、發想過程的手繪圖給我,我還是要這樣誤解。不得不說是作者深層的鋪陳有了多餘的聯想。

作者Jon Agee在整本書裡,都說犀牛是「He」,以小孩是「I」的觀點來訴說這件事,
這是一本充滿想像空間的繪本,每次看都發現不同的觀點。這類的書好像已經快要絕跡了,因為不只在台灣,所有掏腰包買繪本給小孩閱讀的父母,都喜歡那種教吃東西好好坐好、乖乖睡覺、上學教朋友、如何面臨挫折...種種功能性的圖畫書。這種不提供答案,只提供空間的繪本難度遠比表面看到的高!我們認為不會發生在現實生活的故事,真的挑動孩子閱讀的味蕾。


看看這一段由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作者 Maurice Sendak的評語:
「Yes, Jon Agee's My Rhinoceros is a genuine masterpiece. Even better, every kid will love it.」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95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