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 2017

與我一起去展場看從無到有,February 27, 2017

如同逛書店,看展雖然看很多,但對佈展這件事並沒有具體的體會。總是說「在地合作社」還是一直要做「以前沒做過的事」,這樣就是推託「經驗說」,什麼都沒經驗,對「沒經驗」這件事充滿經驗。而這就是一種從無到有的經驗!


展場平面圖


以往看畫、看展,都是局外人走馬看花,依循策展人計畫看展的腳步前進,經常就是規規矩矩跟著路線走。殊不知,我骨子裡是一個很不愛跟著路線走的人。即使如此,還是乖乖跟著走了半世紀。這幾年跟著兩個主修藝術史的孩子也開了不少眼界,但天生不嚴謹的個性,看著看著就忘了,好像每一次都是最新的。有時候一個展從這個城市轉到另一個城市,我就再看一次,記憶有了作用時,還以為是Deja vu,因為我常常有做夢的場景幻真的經驗。所以記性不好變成浪漫人生,隨時都有熟悉卻又隨時都有驚喜。

好像吃多了大餐也以為自己會煮,從沒感激過策展人的辛苦,這就是karma,之前出現在要主持全然不熟的作家、要翻譯不甚認識的作家遺失百年的作品,所以拼命趕上進度,把該讀的書都讀一讀,才能安心。答應了大家說要做展覽,就咬著牙也要將承諾完成,心裡只惦記著大象Horton說過的:「I said what I meant, I meant what I said, an elephant's faith, one hundred percent」。天曉得這是什麼因果,大概是沒有人真的對我這樣,才讓我一意孤行要實現有這樣種言行的性格。一直要證明這世界上還是有像Horton這樣的角色。

要當這種角色通常要找夥伴,還要經過很多質疑,萬一不幸遇到會質疑的夥伴,那就比路上塞車還要麻煩。不過經過時間的考驗,這次的展覽真的可以證明老天爺一直在照顧著有心做事的夥伴們,我們經由每月一次的會議,從去年二月開始,每個月都有進度。即使一點點也好,我們決定了展覽的大概名稱、展覽手冊的結構、展覽的方向。希望在十月底時大家決定參展作品的書名、十二月底前交出每人專刊四頁,一月決定十件參展內容。上傳雲端的檔案極大,有的為了編排、有的檔案為了展覽手冊、或是參展人介紹、或是或是,反正事情一直很多。

這個展覽的出發,完全基於許多創作者即使已經有名氣,但收入仍然微薄,主要的原因還是卡在台灣出版單刷冊數遠較國外少,美國的單刷目前大約是一萬起跳,台灣往往只有2000。但是以人口數的比例,並不是太差。另外書價300元,以目前的平均收入來說也不低。不過合在一起就不高了。明白地讓有心想要創作的朋友知道,一本繪本如果定價300元,若以10%的版稅(因人而異)計算,所謂預付版稅就是300元x10%x2000=60000元,一本書要做多久呢?可能是兩年或是三年,那要如何生活呢?

住在爸爸媽媽家?多多接案做平面設計?教畫畫課?寫其他的書?廣接演講?另有主業?這些都是大家要自己想辦法的。所以展覽也是一種辦法,如果展覽後可以賣出原畫或是相關作品、或是書和周邊商品,對創作者都是實質的支持。支持,是真心的喜歡,感覺這個社會需要藝術創作,而且觀賞者也從中得到對生活的靈感與啟發。這是互惠!

而我們如何支付這些場租、配置、規劃、輸出、印刷?又不收門票,有個辦法,就是-出版,怎麼好像是一種花更大的概念?我們想要這本手冊成為大家想要收藏、紀念的展覽畫冊。除了以拉頁處理每一位參展者的專頁、展覽規劃與內容簡介、甚至申請了ISBN讓這份出版可以紀錄在全國新書資訊裡。根據以往的經驗:很多展覽隨著撤展,就往事如煙了。即使在網路上有紀錄,卻無法查到相關實體資訊。這次不同,展覽手冊將進入圖書館系統。

期間感謝小魯文化的支持,但實在因為Charlene無力完成計畫的內容,所以我們先緩緩;謝謝九人畫會老師們的美意,也因為Charlene還沒有把握,所以將來有機會再處理。最後我們決定單純以展覽手冊進行,其他更深入或創作的細節分享就留待以後有機會。如何進行這麼多枝節與規劃的工作?多到如果不是有神一樣的隊友,實在無法完成。Hench Studio協助空間規劃,Hench 是我的everything teacher,從書的相片修整、編排協助、細微到電路牽動,他都百事通。加上一位認真、準時、又負責的木作師傅與他的夥伴們。展覽由他們打頭陣,既像編書的時候,編輯其實都被藏在幕後,這些策展的幕後夥伴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明天他們先上場!

ps.今天的經歷有如一場從冰水到燙水的流動,從小心翼翼,到全速發動的全程順利,順利到Charlene自覺得渺小,何以有如此的運氣而驚悚不已、心悸跳不停。還是要謝謝一切專業處理!現場、木作、設計、配件、裝裱。待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