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9, 2017

《小狐狸與星星》特別在哪兒?

這段原來要訪問編輯的話,因為我氣胸住院處理,也擱置在我胸口。
原來應誠品閱讀職人大賞的邀請,由我訪問《小狐狸與星星》的中文版總編輯,所以我在活動前親往出版社拜訪編輯,希望我們可以更有默契,也討論該如何表達給聽眾,才能讓大家懂得製作這本書的難度。
之前為三采出版社翻譯《為什麼你看不見里歐》這本書就深感這編輯部的勇氣,願意出這種多議題的繪本。雖然我個人很喜歡,但似乎很多家長和老師們不是很願意講鬼故事。在美國、日本,這類可愛的鬼故事都非常受歡迎,想要突破心房攻進台灣的閱讀世界,也是煞費苦心:精神科醫師的導讀成了最專業的嘗試。我心中極度希望:這本好書不要被遺漏!

後來繼續與許多出版社合作,越感受到那樣的心情:在一個出版種類多、印量少的時代裡,出版社如何營造屬於自己的那塊餅?不放棄好書,爭取版權、做出暢銷書、又能實現傳遞某種訊息的願望。

《小狐狸與星星》的出現,總編輯說從看到電子檔、實體書,這本書讓編輯部愛不釋手,卻又擔心操作難度。因為原始出版社企鵝出版集團堅持翻譯本的所有做法,包括紙張、裝幀、印刷用的色彩全部得依原版,如果是普通的精裝版也就罷,這是一本布裝封面、線裝幀、使用特別色印刷的繪本。

一般讀者很難瞭解什麼是特別色?因為通常的全彩印刷是以四色CMYK印製,記得我們說MIffy的特殊嗎?(請參考《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閱讀地圖》p.253,或是《童書遊歷-跨越國境與時間的繪本行旅》p.43)因為當時套色印刷無法克服顏色精準對齊的要求,所以Dick Bruna 將每ㄧ個顏色獨立,以求其完整與完美。近年來,著名的平面設計家Frank Viva 做繪本時也是使用這樣的特別方式,每一本書都用獨立的四或五個顏色處理。我們打開《小狐狸與星星》,也發現裡面有特別色:黃、紅、深藍和其他。現在因為有Pantone色票,所以每個顏色都有色票號碼,以往色票不統整的時代,神級的設計家可以用不同比例的C+M+Y+K來形容顏色。聽起來很神奇吧?我的確親身遇見這樣的神。現在比較方便,直接拿出色票說「這個!」就可以。

而打開書,每八頁就可以看到橘色的線裝,更是漂亮,成本也高!手邊有這本書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精美的裝幀。要營造一本書的質感的確非常不容易,以往自己單純是讀者時也以為翻譯書的編輯不過就是把已經出版的書改變語言,沒什麼特別的功力;殊不知,因為各地出版資源不同, 一個原來認為理所當然的步驟,在另一個國家,往往變成不可能的任務。譬如台灣的潮濕、溫度,印刷機械的操作、紙張供應原料有限、裝訂技術不願為小眾突破。只要想做不一樣的書,成本就會遽增到讓大家卻步,這一本溫柔手感的布裝書,就是這樣從多方面突破現有的窠臼,還要放低利潤以求在競價的市場生存。

當然編輯們還有更深的用心:這本讀起來非常深沈有力的繪本,乍看比較適合有點心事的大人挖掘其中的寓意,更希望孩子讀者從小就能拿到好東西,欣賞美好裝幀、質感與故事。這樣,讓家長更願意擁有這本書與自己分享、親子共讀。

喜歡繪本的我,最喜歡約會、聚會時共讀繪本;好的繪本也像朋友,越瞭解就越懂得欣賞。請大家先讀一下我之前為這本書寫的推薦文,利用假期沈澱的心讀這本書。雖然幾度躺在醫院,懂得「即使我不在,世界依舊運轉」的道理,但對一起合作的夥伴,還是要深深致上缺席的歉意,感覺自己像是豬一樣的隊友。

ps.這裡有一段原先想好的對話:


Charlene:我一直追著繪本出版的新書資訊,但今年因為寫作計畫,疏忽了原來自己訂的每個星期的功課,所以漏了很多好書,幾乎沒跟上進度。但冥冥之中,總是好運到好書自己上門來找。譬如,收到為這本書寫推薦文的邀請。

我喜歡晚餐後,為自己泡杯茶,拿幾顆巧克力,讓手離開電腦,先放鬆,找幾本繪本來讀。我的孩子長大了,我讀繪本完全是犒賞自己的事。這本原文書精緻,跳脫一般繪本的格局,有如古典的精裝書,卻不完全為了大人。這本書的主角選得真好,是一隻動靜矯健的狐狸。

曾經,兒子七歲的時候一直喜歡當狐狸,雖然沒多久他就改變主意當獵豹,當時,我一直找不到原因。獵豹容易理解,是因為速度,但是狐狸呢?小小年紀的孩子就知道狐狸是種不容易被欺負的動物,而且他一定有辦法!

讀這本書時,我確實感受到孤獨的狐狸在星空下的追尋與確定;當時我還不曉得作者是因為母親去世引發的靈感創作這本書;後來得知,更確定創作者做書時,一定有些心意是隱藏的,有些是明說的,這種種鋪陳,成就一本好讀有後勁的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