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6

遊-交遊、旅遊、遊玩;歷-經歷、歷練、歷史

上一段我們最後在倫敦的Illustrationcupboard Gallery休息一下;這幾年,這個城市對我太重要了。從2007年的耶誕節,到現在,我與倫敦結下的緣分有如第三個故鄉。


2015年暑假,我從倫敦飛往波士頓,參加The Simmons College的夏天學校,多次有書友來訊詢問這個活動。在隔年的三、四月時,就會陸續出現這個活動的訊息。這是兒童文學研究所的暑期課程,可以上一個月的課,也可以參加最後週末的研習會。我參加了幾次研習會,都在會中遇到心儀的創作者,拿著書簽名,也結為朋友。雖然不是每一位都能暢談,但憑著勇氣,也一步一步深兒童文學的領域。

我經常提起的是:如果讀者都願意像我這樣深入閱讀,要求好書,那編輯們是不是更願意做出好看的書給大家、書店也可以引進更多好書。雖然這樣的期望很大,自己的力量很小,不過近幾年,我們的確看到書店和編輯們都卯足全力,在極不景氣的世代中奮力衝刺。

美國的繪本路也是坎坎坷坷,但被稱為第一個黃金時期的二零年代,的確由出版社邀請藝術家創作繪本,帶動風潮,繪本是平易近人的藝術品,當他們掛在牆上時,大家毫不猶豫的說他們是藝術品;可是印在書上的時候,讀者卻不一定認為,這是一件弔詭的事。

紐約市立公共圖書館首發,為了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好的繪本,如何做好繪本,當時的圖書館員安・摩爾讓小孩進入圖書館,也與許多圖書館員制定好繪本的標準,希望家長帶著孩子們讀好書。許多事情在現在認為理所當然的事,都有其發源處和發生的原因,所以我們真的要保持好奇,追溯事情的根源。這不只啟動我們的好奇心,也啟動我們創新的勇氣。


美國的那一段路,從麻州的Eric Carle Museum of Picture Book Art、Norman Rockwell Museum、Dr. Seuss Natioanl Memorial Sculpture Garden、Emily Dickinson Museum,在Northampton可以停留在另一個繪本原畫藝廊R. Michelson Galleries。沿路跟著文人的精神跑,同時浸入許多故事中。神奇的是:Norman Rockwell Museum影響了日本安曇野的知弘美術館,而知弘美術館影響了Eric Carle Museum。這跨越太平洋的循環,也帶著我轉來轉去。

因為旅遊而有交遊,沿途認得Illustrationcupboard Gallery的創辦者John Huddy、R. Michelson Galleries的主人Richard Michelson、知弘美術館的松本猛先生,這都不是我閱讀繪本時想像得到的,幾度與這些書本裡走出來的人物相會,深感幸運,如果不是這麼固執,這麼幸運,如何與這些創造歷史的人物相認呢?

將這些經歷與讀者分享,又有什麼意義呢?本來出版書就是一件消耗紙的事。如何確定我沒有浪費?其實多次出現在做書的過程。這本書真的有存在的意義嗎?對我自己是確定的,書寫同時是我的情緒出口;但我可以只存在部落格,或是文字檔中。是否讓這些文字成為「白紙黑色」?又進入另一陣痛。

在《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的最後一章裡,David Small提到寫回憶錄的經過,真的需要嗎?寫出來給誰看呢?我的繪本行旅有如我的回憶錄,用這些拼圖塊一塊一塊幫我貼出閱讀的路線,也希望讀者可以接續拼出自己的閱讀地圖。所以下半場從美國到日本,又是八個地方。

當然也是裁裁剪剪貼貼,美國還有好玩的地方,如湖濱散記的華騰湖已經出現在《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裡,就不再贅述。還有多年前去過的Charles M. Schulz Musuem,因為沒有update,所以沒有放進書裡。一直想去的還有很多特別的童書收藏中心,將來再努力吧!永遠有做不完的事,說不完的故事,讀不完的書,想不盡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