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4, 2016

Waiting, by Kevin Henkes


2015年Waiting 得到凱迪克銀牌,
對Kevin Henkes來說又是錦上一筆,他已經得過凱迪克金牌、銀牌兩面、紐伯瑞銀牌、金牌。這本書安靜到奇特,正如創作者本人的平和穩定。這是一排放在窗台的玩具,有豬、熊、狗、兔子、貓頭鷹。貓頭鷹說它在等月亮;撐著雨傘的豬說在等下雨;拿著風箏的熊在等風;雪橇上的狗在等下雪;而帶著彈簧的身體的兔子,看著窗外,沒有特別等什麼。所以月亮出來時、下雨時、風起了、雪花飄的時候,這些有期待的動物都非常開心;而兔子只是很開心看著窗外。它們有不同的排法、也有新的同伴大象加入,但沒多久大象就摔到地上,碎了。

窗外有許多變化,四季、陰晴、花開、花落⋯⋯。有一天,來了新朋友,是一隻貓。它也不像特別等待什麼,但是有特別的變化⋯⋯。

聽我說這本書,感覺不出特別,但如果可以拿在手上,就馬上可以感受印刷和紙張的特別。這是一本近年少見的復古繪本:為什麼說復古?根據美國書店專業朋友的說法,即使七零年代的書,到現在都保存得很好、不變色,就是因為他們的油墨、分色、紙質。這是一種永續的製書方式,不是幾年就淘汰了的。使用中間色彩呈現書的和暖性格,而且在美國印刷裝訂,紙質觸感厚實不脆弱。之前Old Bear曾經用這樣的紙和印刷方式,可是摺邊卻容易因摺痕磨損。經過多年,這次的Waiting改進了這樣的缺點,他們把護膜放在背面,紙的彈性加強。尤其是一本象牙白的書,竟然沒有表面護膜,細心的讀者就會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


Kevin Henkes是我開始為孩子做reading group時,第一位研究的作者。我們讀了他的Chrysanthemum、Lilly's Purple Plastic Purse、A Weekend with Wendell、Sheila Rae the Brave、Owen、Julius the Baby of the World、Jessica、Chester's Way、Wemberly Worried,共九天九本書,最後一天是一個扮裝餐會,每個人選一個最喜歡的角色出現,吃了書裡提到的Macaroni & Cheese 又喝lemonade。當時就是孩子與幼稚園的同學,家長也全權信任委託。轉眼間這些孩子已經大學畢業或是快畢業了。

為什麼選這些書?因為這些小老鼠的個性就像我們孩子周圍的每一個朋友,這群朋友就在這樣的相扶持下,彼此瞭解、包容、成長。經過十五年,回頭看這些書,還是很好用、很好讀。唯一的缺點是:字小了一點。可是當時這群五歲的小孩就這樣囫圇囫圇都聽完了,五歲的他們不認識英文、也不懂中文。圖畫書對他們來說就是聽故事和看圖,即使他們之後再到書店,還是翻這這些家裡已經有的書。不知不覺,他們已經有很多圖畫書朋友了,也種下以後不排斥英文圖畫書的種籽。

Kevin Henkis在19歲時提著作品到紐約出版社面談,第一個出版社Greenwillow,編輯Susan Hirschman看了手稿之後,問他,媽媽知不知道他到紐約來?他覺得很奇怪,編輯不談作品,反倒問其他不相關的事。所以直言他要離開了,哪知編輯的意思是,「不必去其他出版社了」。第一本書就是那時簽下出版約,兩年後出版All Along。到今天,超過35年了,即使編輯已經退休,他還是在Greenwillow出版他的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