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5, 2016

The Day the Crayon Quit, by Drew Daywalt, illustrated by Oliver Jeffers


上次搬家的時候將一盒斷斷碎碎的蠟筆送給一個小朋友,那是一盒結集了三個小孩長大過程的蠟筆,有學校給的、生日禮物、餐廳發的、從四色一盒、八色一盒、到64色的,很多重複的,也很多獨一無二的。對我而言,蠟筆教了我很多顏色的名稱,藍色不只是blue,還有indigo, cobalt, sky blue, sapphire, royal blue, azure,……,紅色也不僅僅是red,還有maroon, cardinal, cherry, terra cotta, scarlet, crimson, ruby, berry,…… 。收到新的蠟筆時,總和孩子們循著原色收回盒子裡,後來越來越多、越來越亂的時候,就拿了一個乾淨的磅蛋糕紙盒,將全部的蠟筆放進去。每次打開紙盒,手指亂播找尋需要的顏色,就聞到一股「蠟蠟」的味道,也是一種特別的記憶。



Tomie dePaolaArt Lesson那本書,是對孩子們畫圖啟蒙最好的故事:本來開心拿著一盒六十四色蠟筆到學校的他,竟然被老師限制只能和其他同學使用八色的蠟筆畫畫。因為有挫折,加上喜歡,他後來自己不斷的練習,不模仿,畫出自己風格的畫。和蠟筆有關的書也經常被用來讓小孩體會其他的事,有史以來最著名的蠟筆應該是Harold’s Purple Crayon


Harold用這隻紫色的蠟筆畫出特有的世界,不管是想像、危急、歡樂、探險,他都相魔術師那樣化險為夷,也創造出新的情境。最近以紅色和紫色蠟筆向前人致敬的Journey Quest,也奇蹟式的畫出美麗新世界。

The Day the Crayons Quit書裡,大家終於看到蠟筆不為人知的一面;有的顏色工作太多,有的顏色始終被忘記。他們寫下一封封的信,把心事告訴小主人小肯。另外,還有一些因為小主人沒收好,掉落在家裡不同角落是蠟筆,也傳了一些明信片給小主人。這些故事收錄在The Day the Crayons Came Home裡。這些明信片從家裡的各個角落寄出,要Duncan趕緊將大家帶回「家」,回家就是歸位、收納好。

多年前,當我帶第一個孩子時,花很多時間陪伴她收玩具。玩完的拼圖,就和她一起數完收起來;扮家家的杯盤就收到玩具廚房裡;蠟筆,也是一支支歸位。所以她長大後也是最惜物的孩子。後來變成養兩個小孩時,就把她們和玩具放在「安全」的地方,隨意玩。拼圖片開始藏在小廚房當菜;蠟筆也到小鍋子裡當晚餐;媽媽也經常把孩子的襪子洗到剩下一隻。所以大家都變得更有想像力。

看到The Day the Crayons Came Home,彷彿看到我們找不到的拼圖片藏在沙發縫、地毯下、床腳邊。還好沒有養狗,不然一定說是被狗吃掉了。又想到那盒斷斷短短的蠟筆。有的因為用力就斷了,有的因為太常用變短了,有的包裝紙還在上面,有的已經沒有保護了;每一支都有孩子們小手握著的記憶。如果蠟筆可以告訴我,一定會告訴我很多故事。

這兩本caryon書實在字數不少,加上是Oliver Jeffers的手寫字體,不管是信還是明信片都要有耐心慢慢看。

screenshot from Oiver Jeffer's Official Websit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