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0, 2016

「繪本不簡單」Part 1 後記

昨天寫到半夜的講座餘味,被誤認為記錄,滿不好意思的。因為主持人實在無法做好紀錄,加上昨天狀況最多的就是我。而我們經常we see is not what we see, we hear is not what we hear......個別的記憶與成見主導了觀察與聽講的結果,導致即使我們聽同一句話、看同樣的人卻有不同的觀感。因為這場演講的餘味很濃,所以還是要再記一點。

楊老師說要哲學家沈默的方式,就是問他「什麼是哲學?」,而我就是這樣開場的。老師們選了幾本書來分享哲學思考:Not A Box 是箱子不是箱子的問題是排中律A與~A的邏輯結構。但是放心,繪本就是這麼安全,即使不懂排中律,看著繪本並不會有事,不會看不懂。而《愛思考的青蛙》裡,小青蛙沈默的原因是因為牠在思考。牠在思考蜆的臉、蚯蚓的腦、天空在哪裡?很多小朋友真正需要的是安靜的時間,並不需要熱鬧,或是幼稚雜耍。他們需要持續、安定的力量支持他們成長,面對這個混亂的世界。



游老師知道我非常喜歡The Carrot Seed這本書,所以也拿出來討論。我喜歡的原因是:父母對孩子以平等尊重的語氣說話,而孩子的堅持是和緩固執的;孩子堅持到挖出好大的紅蘿蔔,讀者都會會心微笑。一本簡樸的書不用敲鑼打鼓講的,就可以推練到最複雜難講的哲理,就是繪本的成就。

楊老師又提到一本關於存在意識的The Bear That Wasn't,這本書1946年初版,寓意在納粹時期失落自己的時代。後來經過德國繪本家約克米勒改寫,成為一本探討環境變化的警世奇文。這兩本書的介紹已經收錄在我的新書《動物們的讀書會》裡的熊篇。當遇到重要人物,又可以討論一本似乎不是很多人看過的書,這樣的感動就只有「你懂!」可以傳神。

演講結束後,我們看到哲學家與妻子在一旁各自表述了三分鐘。妻子說「那些書應該用powerpoint列出來給聽眾看,會明瞭許多。」「這是不對的。繪本有其他的傳遞方式」「可是這樣會有很多人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此時還有別的聲音:「老師,可以和你合照嗎?」於是師母來到我的身旁說:「這些書單應該要印出來給大家。」「我會的,因為我站在推廣的立場,這些是我可以服務。」

我們看到哲學家的辯證、思考、邏輯,即使在生活中也切力實行。那~如果我們想要教養出可以獨立思考的孩子和成為願意聆聽、分析的家人,這方向是要牽手同行,全家人共體會。

好的演講不只讓我們聽到什麼,還要想到什麼。這次演講完,大家都比較沈默,因為大家都在想。


補記:

在討論The Carrot Seed時,老師詢問了有人沒看過這本書嗎?當時看到很多人舉手,所以Charlene一時興起說,「沒有這本書的朋友可以到外面登記」,由在地合作社贈送。因為a promise is a promise,所以


「昨日在國家圖書館的承諾,需要《The Carrot Seed》一書的朋友,只要在報到櫃檯留下姓名地址、e-mail、參加場次。在地合作社將贈送實體書一本。因為很多朋友沒留下資料,所以仍舊可以在第三、第四場報到櫃檯登記,一人一書一地址一本為限。感謝熱烈迴響。作業系統不同,請勿私訊。」

4 comments:

billing said...

楊老師提「箱子不是箱子的問題是排中律A與~A的邏輯結構」,是要妙語強調:「那不僅是箱子,對那孩子來說,還可以是『全世界』」。

Charlene Lai said...

對唷!你太棒了,老師知道我駑鈍,還說:「賴嘉綾和不是賴嘉綾就等於全世界了。」呵呵!

YUCHI HSIAO said...

好可惜沒辦法參加這場講座
聽到三位專家精彩的對談
而且參加這場講座還可以得到好書
也太棒了吧
希望這星期六有機會可以看到各位大師^^

Charlene Lai said...

站在推廣的立場,我們真的能做多少就多做一點。希望索取書的人會踴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