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5, 2016

繪本的閱讀推廣

今天的寒流讓許多人捨不得出門,但是到現場的朋友一定都被兩位老師多年來推廣繪本閱讀的心情震懾。我好幾次噗嗤笑出來,也好幾次眼淚湧出來。開過書店的培瑜亦莊亦諧的表現不做二人想。她先請兩位老師說他們怎麼開始和繪本相關的讀書會。然後提出幾點問題深入請教老師。已經是第三場的「繪本不簡單」,越聽越覺得題目真的好棒、好貼切。越談越覺得繪本的奧秘重在多讀。這些老師們都是繪本百科,而且可以這樣談書,絕對是興趣相投的「控友」才能做到的。而今天的組合是空前的,因為真美老師和素椿老師從未「同台演出」過。如果在別的領域可能是王不見王的現象,在本次邀請中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因為每一位老師都是馬上答應,全力配合。老師們都是用生命與愛全力護衛繪本,如此用心用力結集大家的力量讓繪本走進每一個人的生命中。


素椿老師一開始就緩緩地說當年先生拿了國家的錢出國深造時,太太是不能一起去的,就像是個人質,必須留在國內。所以當先生第二次有機會出國又可以帶著家眷時,趕緊幫太太小孩準備出國手續。她還是很猶豫,就這樣半推半就上飛機。到了美國德州,正是夏末,學校即將開學。她到學校看環境,從鎖著的教室外面望進去,看到整齊的桌椅,上面擺著一疊疊的書等開學。她心想:「我為什麼沒有早一點來?」。而孩子每天帶回家的書,她認為就是她想要讀的書。從此之後,在圖書館裡從A讀到Z,從Z再讀回A,樂此不疲。

這一段話,就像二十年後,我和孩子們的經歷。我從不猶豫拖著小孩們和先生一起出國進修,因為我很好奇,對未知充滿憧憬,而且不怕搬家。我二十年搬十次家,有三個月、有一年的,還不包括暑假summer school的。我知道一出門就有新鮮事。就在某一年到美國東岸的住宿高中參觀時,我的想法就是「真希望我的高中可以在此度過」。

真美老師的繪本經驗從在日本研究所的研究室走廊上的一排書櫃開始,在一個研究學問、安靜的夜晚,她到走廊去動動筋骨,無意間抽了一本書。她說那是她生命裡的籤王!這之前她從未認為繪本會與她有關,但這之後,她已經和繪本脫離不了關係了。

回到台灣之後,真美老師開始親子讀書會,素椿老師在誠品台大店也開了沒有宣傳的讀書會。這樣二十多年來,各自持續為繪本閱讀奠下永固的基礎。

而我的繪本閱讀開始於大女兒幼稚園時,回到台灣後,為了幫小女兒和同學訂Scholastic Clubs的書,而讀了很多picture books。為更瞭解書,在敦南誠品參加了林意雪老師的英文繪本小講堂;參加了真美老師的課和素椿老師的讀書會;不定時在誠品小講堂聽鄭明進老師、宋珮老師、蔡宜容老師、張淑瓊老師解析繪本;帶小孩到貓頭鷹圖書館和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走動;幼稚園的家長甚至將郝廣才先生請到幼稚園直接幫家長上課。台大鄭雪玫老師的兒童文學入門課程與歷史系的通識課程也提供了許多與繪本接近的機會。在我種下繪本閱讀的種子後,接受這許多滋養。誠品書店、禮竹外文書店、麥克兒童、HELLO書店以及國際書展提供了很多外文書的資訊。我更瘋狂到將已經翻譯成中文的書找到原文來讀,1999那一年,因為網路購書量夠多,收到Amazon送的年度贈禮環保杯。我記得那上面的話是:
If at first the idea is not absurd, then there is no hope for it.——Albert Einstein也許之後我經常做一些大家認為瘋狂的事都根源於此。

我最佩服老師們慷慨將書拿出來分享。我是一直鼓勵大家買書、買書、再買書,而且無法把書借給別人的。就像買菜一樣,不能只用看的;要帶回家,想吃的時候就有得吃了。我的書並不是多餘的錢買的,是和買菜一樣的生活必需花費。書和食物同時養成小孩、養成大人。我一直希望在台灣的朋友對書有這樣的熱情,我在台中新手書店遇到許多這樣觀念買書的年輕人,他們真的願意省吃儉用只為了多買一本書。書對人而言可以提供的不只是溫飽、是理想、夢想、也是願景。我也一直鼓勵書店用一種做功德的心情去賣書,今天我們介紹書給讀者,是將夢想與願景帶給讀者,價值遠高於定價的數字。而書店賺取的也只是微薄的陳列費用。如果有一天某個城市、地區、國家沒有書店,我相信後果將會比沒有餐廳還要可怕。

當然,老師們有另一種悲懷的心願意分享,這是我覺得愛書人最高的境界。願意看到自己最心愛的書被翻爛,還能喜樂。這我還要修練很久⋯⋯,目前我只能做到將我的資訊無私分享。

還有一段很精彩:是老師們喜歡的書。
素椿老師:
Ben's Dream by Chris Van Allsburg
Now One Foot, Now the Other by Tomie dePaola    
Window by Jeannie Baker
真美老師:
little blue and little yellow by Leo Lionni
約瑟夫的院子Joseph's Yard by Charles Keeping

很多不同的繪本打動不同的心,在我們事前討論會議時,我才驚覺一位老師說的是繪本,另一位老師說的是圖畫書;一位老師承傳了日本的家庭文庫精神,一位老師受了美國圖書館的洗禮。而身為後輩的我們,有幸得到這樣豐富的滋養。台灣的兒童文學還有德、法、英、美、日、義、捷克、瑞士等多方豐富的資源,且因地域關係還有華人文化的承傳,一定會開創另一種格局。而我們接下來可以更期待那些有繪本養大的孩子們。


ps.本日重點:不要向老師要書單。繪本/圖畫書不是仙丹,讀一本治一症狀。書貴在多讀、多想、多吸收。為自己找到屬於自己的獨有書單,才是讀繪本/圖畫書的真義。老師認為只要真心想做,閱讀沒有冤枉路;即使繞圈圈也是必經的過程。

兩位老師溫婉堅定,感謝這美麗的機緣。讓我們與繪本/圖畫書更近更相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