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6

人生裡的兒童權

我的童年是一個大人不需要問小孩意見的時代,我的中年是一個大人凡事問小孩的世代。記得孩子小時候,帶孩子去買衣服時,我總是先問孩子喜歡哪一件?吃東西時,也是先問孩子要吃什麼?而我的長輩甚至要我把小孩沒吃完的東西吃掉。老實說,我維護孩子的基本兒童權比我維護自己的人權還多、還努力。因為我甚少將他們當孩子看,更貼切地說,他們是我的生活夥伴。


小學時的我因為指著爸爸媽媽說話不算話,被打到下跪、道歉、不能出門;青少年時的我,看著大人言行不一的憤怒。我常常告訴自己:要當一個說真話的大人。所以我從小渴望長大,長大之後從來沒有想要當小孩。我只願意當小孩很好的朋友,我一點都不想要當小孩。現在,我們為維護孩子,期待他們長大當優質大人,一定要為他們做那麼多嗎?難道他們不能自己想嘛?很多大人都是錯誤示範,這人生中,只要我們願意,即使錯誤示範都可以啟發正面思考。

聽著座談,同時心裡一連串矛盾、精彩的訊息交錯。主講者希望孩子們經由閱讀繪本找到人權的種籽,強調繪本閱讀之所以長遠永續就是因為繪本的閱讀提供了享樂而非教科書的教條、呆板。在教育的體制裡,額外閱讀是一種營養補品的角色,但是說著說著,最後大家卻都希望出版社可以出版更多相關作品指引孩子。眼見目前基本問題在教育!教育部(單位)放任宗教團體進入校園,主動有系統的製造、提供諸多扭曲人權平等(敵視跨性別、多元成家)、生理心理發育(貞操)的不科學不客觀資料;學校說老師人力不足,另一方面卻又有很多老師流浪在外沒有工作;還有,讓孩子吃不健康的營養午餐;教綱、課綱、甚至經常大改國語文字筆畫、用詞讓國語文程度逐年低落。這些事讓教育單位以外的人如家長、作者、出版社、補習班⋯⋯,忙透了。正本清源,就是學校教育的問題。「正式教育」(formal education)製造了問題,卻演變成用「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來解決。

這些是我的聽後感而不是紀錄。在座談中最有趣的是要聽眾我們站起來,配合做了一個測驗,這是新北市為小二兒童(一般來講,應該是八歲)是否為過動兒的篩檢方式。「你是否經常注意力不集中?」「不等對方說完即插嘴?」「粗心大意?」「坐不住?」「易衝動?」我們都經常犯啊!而且幾乎每一條都犯。難道我們都是過動兒?應該不至於吧。至於那些絕對不會有以上行為的孩子,我們是不是更要擔心?有可能是智能不足?情商失調?反應遲鈍?


「繪本不簡單」的講座持續進行著,一月十六日的主題是「繪本裡的兒童權」。對談者是繪本界人氣女王(她的身份多重,兒童文學的作者、研究者、推廣者、評論者)幸佳慧、身體力行兒童權的文字工作者諶淑婷,主持人為黃哲斌先生。他們三位的名氣與實力實在無需多做介紹。如果不認識他們幾位,只要隨便googleㄧ下,在網路和實體報章雜誌就有上百作品出現。




在這重要的日子裡講重要的事:到底兒童權有哪些?我們如何為兒童培立重要的人權觀念,老師們為我們列舉兒童權利公約中重要事項並舉例。可惜目前的戰爭、童工、兒童兵是現實狀況重賞了公約幾巴掌,奪利政府製造問題且無心關照兒童,是目前世界上最惡劣的問題之一。

剛好是投票日,端看我們的法律規定二十歲才可以投票,但十八歲就要開始負法律責任。對兒童的不信任行之多年。而大部分的大人還不習慣在孩子成長時期就賦予孩子責任與擔當。父母極可能將孩子弱智化而不自覺。大家可能還記得小時候會到雜貨店幫忙買東西、賣東西,現在極少這樣的例子在城市發生。是不是也是降低孩子智能、辦事能力的方法?

這系列的講座確實讓大家聽了之後需要思考、沈澱、再研究,繪本的確奧妙、深廣,讓大家餘味無盡。

參考書單:幸佳慧老師提到許多書,如
This Child, Every Child
If the World were a Village
Child's Soldier
Moletown
Malala
Nasreen's Secret School
Four Feet, Two Sandals
Razia's Ray of Hope
Beatrice's Goat
My Princess Boy
In Our Mother's House
Jacob's New Dress
I Am Jazz

雖然不容易看到,但都是談論重要事的繪本。老師說「大家現在英文應該不是問題,就找看看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