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0, 2016

「繪本不簡單」是什麼樣的講座?

「各位午安!歡迎來參加由國家圖書館、星月書房、與在地合作社合辦的『大人不簡單』⋯⋯」
我第二句話就說跳了。其實我也演練過,都是好好的沒事。怎麼想著《大人也喜歡的繪本》,口裡說的是「繪本不簡單」,這快閃的腦與慢半拍的口,只能感謝大家的笑聲與對我無條件的包容!


「繪本不簡單」的系列講座乃有感於《大人也喜歡的繪本》出版後,熱烈迴響引起的話題延伸,主辦單位希望藉由系列對談講座讓大人更瞭解繪本是一生不能錯過的閱讀選項。進而邀請老師們從書裡走出來對話,實現立體式的閱讀。立體式閱讀的字面意思是「我們不是紙片人。」Oh No!是說閱讀不是一件靜態的事,除了讀、想之外,要起而行;也許是散步、探索、研究、旅行,就是一種主動的好奇與執行力。即使讀與想已經帶給閱讀者許多想像與知識,但閱讀後的探索、研究、討論,才是精髓所在。

這系列講座共分四場:
1/9   繪本裡的哲學
1/16 繪本裡的兒童權
1/23 繪本的閱讀推廣
1/30 繪本的圖像秘密

第一場的對談者是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創辦人楊茂秀教授與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游珮芸教授。他們兩位應該是我所認識的教授中最平易近人的。本來想說可愛,但是以書評者的業餘病,「可愛」這兩個字太籠統,不具專有意義,是一個不負責的用語。(果然聽了哲學道理,開始會多一點思考)平易近人也不夠,其實認識他們的都知道,他們屬於有堅持的親和。

我們的討論從是不是要放ppt開始,游老師花了很多時間將楊老師要談的兩本書做成pdf檔,但是楊老師以1. 智慧財產權不該複製畫面,2. 把書裡的影像放大在布幕上,所造成的失真與不協調,不是詮釋繪本的人應該做的事。兩個理由已經足夠寫成論文了。這就是我們在一起經常會發生的談話,經由思辨、邏輯,將事情合理處理。我在場時也被老師問起,我的回答關於智慧財產權的部分:英美的書在版權頁明文規定任何複製都要詢問出版社;台灣的繪本只有在版權頁上寫著「有版權、勿翻印」這種說的清楚又說不清楚的陳述,很無所適從。

以我的例子,如果與懂哲理或是邏輯清晰的人對談,也會經常被認為沒有邏輯或是講不清楚。老師提到「講得清楚講不清楚」的時候,我的心裡馬上跳出很多人選,但是沒想到他舉的例子是我,我很自然的像平常那樣大笑!想必是我想的比說得快,當腦口不協調症狀發作時,自以為已經說了,對方卻不明白;人家聽不清楚我的意思還以為我內斂含蓄,讓我誤以為對方已經明瞭。就這樣循環⋯⋯

語言的發展相較於哲學思辨的路徑,是另一條具獨特性的歷程。有許多語言無法傳神地被翻譯成另一種語言,與語言、人種是否優越無關。楊教授非常有經驗的傳遞了自己“公嬤”笑話,游教授也說明她翻譯時語音與語意的關係。

經由翻譯或是閱讀,與書的原意都會轉變,更何況我們也許不知道作者原意是什麼?這樣的情形,聽眾或是在場內如我的人就算聽到一樣的對話,彼此的記憶不同、詮釋也會離譜、更何況如果聽不懂說不清時,交雜得更混亂。幸好!幸好老師們提出“不完整Incompleteness”來撫慰大家搞不懂的困惑。我現在多說無益,而且越說越亂,大家等著看錄影存檔吧!再想想每次讀繪本時大大小小的感受,其實往往就是陷入哲學的思考。我們持續討論、持續分析,本來我們要說到全場的人昏睡或是自動離去,顯然沒有發生,我們只是準時說再見,下星期見!

今天使用的書:
NOT A BOX
愛思考的青蛙
The Carrot Seed
The Bear That Wasn't
The Bear Who Wanted to Be a Bea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