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2, 2013

關於 The Wizard of Oz

就像Alice's Adventure in Wonderland成為英國代表,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是百分之百的美國代表;各年代有不同出版,許多繪者也積極希望有自己的版本;電影與動畫各有不同詮釋;美國人對它的青睞與著迷超過任何一本童書,有不同詮釋的音樂劇、舞台劇、電影、默劇,同時許多漫畫家、童書作家都是Oz的書迷,由不同角度與需要來閱讀這本書。 更甚者,奇幻作家也創作自己版本, Gregory MaguireWicked: The Life and Time of the Wicked Witch of the West,與由書改編的音樂劇也創下另一個的風潮,幾乎已經是Oz的前傳了。 因為graphic novels的普遍,遑多讓也出現漫畫版,Michael CavallaroDavid Chauvel & Enrigue Fernandez 的 monga version,有黑白和彩色漫畫版。



目前還看得到的版本有最原始的1900年出版的W.W.Denslow、之後John R. NeillLisbeth ZwergerGreg HildebrandtMichael McCurdy(Foreword by Ray Bradbury)David McKee (Introduced by Cornelia Funke), 他們各自繪出不同景象的版本,譬如有的喜歡Wizard放個溫柔的心進去 Tin Woodman的鏡頭、有人比較喜歡大頭場面的Wizard,不像Alice的插圖多半是不同人畫同一個場景;以友誼克服重重困境與Alice的孤獨闖關也相對不同,被比較的原因大概就是這兩本書已經出版一百年以上仍深受讀者喜愛,成為童書經典。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有經常被引用的場景:如Yellow-brick road,當我們踏上黃磚道就是面向不可知的未來;還有現在已經隨口引用的佳句: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另外,其中暗喻的心、頭腦、與勇氣、絕對是人生不斷追尋的根源,那個不能以真面目見人的Wizard也被用來諷刺很多沒有能力卻掌統社群國家的人。

本來穿上紅鞋準備看書的Charlene到看完書都沒找到紅鞋,才知道紅鞋是電影版的效果,當1939年拍攝電影時,銀鞋(silver shoes)在銀幕上的效果不如紅鞋,所以改用紅鞋在電影裡。被屋子壓死的東方巫婆留下的銀鞋被Dorothy 穿走,在最後被南方女巫點出銀鞋有魔法帶Dorothy回家,鞋子是貫穿整個故事的關鍵。紐約Saks Fifth Avenue也曾以紅鞋為櫥窗展示重點。一些知名鞋款設計師紛紛解出本領拿出自己特製的紅鞋。

回家Dorothy的最初想法與最後結果,但是讀完後小讀者會留下熱鬧的冒險經歷,成年讀者多半體會出:發生的過程才是人生精彩的部份,旅程的終點並不太重要,不同年紀加上人生的經歷, 看到的畫面一定不同。想要有腦的稻草人,要有心的錫木匠,和想要王者勇氣的獅子,外型都不會變,他們甚至不知道"變"其實與"實質內容"無關,與想法有關。這就是作者埋下的種籽。

Michael Patrick Hearn21歲時就出版了注解版的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贏得文壇地位。還有Oz Club特別提供有興趣的讀者交流。2000年在百年紀念時,Harpercollins 出版了The Hundred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將所售得收入捐贈Reading Is Fundamental (RIF)以幫助幼兒閱讀的推展。這本書由Maurice Sendak 繪的封面,Peter Glassman整合三十位童書作家與繪者共同的回憶與經驗,再度表達對Oz的情感。The Eric Carle Museum of Picture Books 也在2006年展出百年紀念版中的名家作品。 就如作者L.Frank Baum 所說:『取悅孩子是溫馨的作為,能滿足自己也能取得回饋。』 事實證明,他的作品不僅滿足自己還滿足千千萬萬讀者踏入他的異想世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