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 2016

(圖像小說)閱讀的連結

這本書的封面是個用了醒目字體的大蘋果。雖然SNOW WHITE不是新題材,但這個封面絕對有讓讀者因為想要知道裡面說什麼而打開的效果,圖像小說家Matt Phelan將這個老故事改寫為發生於二十世紀經濟大蕭條時代的紐約、白雪女孩被繼母追殺的繁華都會故事。封面不知道是作者還是出版社的大膽嘗試,的確讓我毫不猶豫就起了買書的念頭。


Tuesday, November 29, 2016

TIDY, by Emily Gravett

  樂讀會這個月的主題出版社是Two Hoots,在2016義大利波隆那童書展的英國出版刊物中以大篇幅宣傳的TWO HOOTS,由Suzanne Carnell在2016年成立的新銳童書出版社,隸屬於Pam Macmillan出版社旗下的獨立出版部。第一年出版的有英國版的Goodnight Moon;還有隨即入選紐約時報年度十大選書的Little Red,這是2014年Macmillan獎得主Bethan Woollvin的第一本書;還有英國暢銷作家Emily Gravett本年度新作TIDY。我們選的另外一本Flying Lemurs也超級好玩。

Monday, November 28, 2016

Gecko Press, from New Zealand


  這學期的樂讀會,因為我們與許多國家的出版社合作,每個月都分享了不同風格的出版社。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轉換與前行

  美食朋友介紹一家好吃的鰻魚飯,店名是「守破離」,乍看這三個字在中文讀起來就像是破破散散、2266,但是網路上Google大神帶我到另一個註解:「守、破、離」的意思是學習模式的三個階段--遵守教導,打破範圍,自創一格。這樣的解釋,格局大擴,感覺好多了。在我閱讀繪本的路上,當然也有瓶頸、挫折、和破除的關卡。你會問:「你不是都說,看繪本就是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嗎?多看一些?」我應該說清楚些,我讀繪本這件事有如每個人在做自己瘋狂心儀的事,可能會錯過吃飯時間(或是錯過做飯時間)、過度消費(毫不猶豫的買書)、頃耗體力(扛不動書或是演講耗費體力),也曾經質疑自己這樣倒底在做什麼?但在2005年參訪了東京上野的國際兒童圖書館之後,我恍然大悟。我可以因由閱讀許多外國繪本,或許可以對台灣的繪本閱讀和創作有貢獻;就像這個建築物所代表的承轉。


聯合報繽紛版2016.11.15

Sunday, November 13, 2016

萬物有時


 才看到有人在社群網站上放著「美國人最難忘的日子:9/11, 11/9」,就在忙了一整天後又看到Leonard Cohen過世的消息。2016年總是有驚奇的事情持續發生,有時開心、有時驚悚,但開心的事總是比較容易忘記,驚悚的噩夢續存。

  有一天抽到一張一張籤詩,說的是萬物有時,急不得。我本來就已經是個輕鬆急躁的人了,收到這張詩籤覺得已經心領了,於是輕輕放回去,覺得聽自己心裡的聲音很重要。一定又有人要問我什麼是「輕鬆急躁」?我的解釋是放鬆壓力但努力去完成,盡力但不必在我,這樣做事有品質,但得失心不會太重。一直很喜歡Leo and Diane Dillon 的To Every Thing There Is a Season。立冬之後讀這本書,會覺得溫暖。

Wednesday, November 9, 2016

《童 書 遊 歷》最後一塊拼圖—安曇野知弘美術館



  再度到安曇野,因為小荳荳廣場已經落成啟用。這個屬於公有的公園,因為有小荳荳主題進駐,成為新的觀光景點。當黑柳徹子女士與松本猛先生到舊車廠尋找車廂的時候,他們試圖找到和當時一模一樣的車廂。舊車廂場的主人知道他們想要的原因後,無條件要將車廂送給他們,即使如此,運送的費用還是一筆很大的支出。他們將車子運回公園預定地時,很用心的將過程拍下留念。車廂重現當年的巴氏學園,這兩節車廂一為圖書館、另一為教室。這兩輛車的車體名分別為moha(原意是motorcar),而早兩年出廠的稱為Tehany(原意是電車,同時有載貨車廂和乘客用座位區)。在大正期間稱為電車,但一到昭和時期就改為電動車。其實只是時代的用法,車體幾乎一樣。

Tuesday, November 8, 2016

長腳的房子,by 陳瑞秋

(推薦文)
長著腳和長著角的房子充斥在我們的城市裡,我經常覺得很多屋子長角,是因為我們的屋頂都有水塔,這些不鏽鋼的鐵桶水塔,站立在屋頂,好像一個一個屋子都是有角的怪獸。而為什麼房子會長腳?作者把房子的騎樓,都看成是腳,或像我們的寵物也有腳,這些屋子排排站,肩並肩,同在一條街上,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就像有腳的人。這些腳可以讓大家通路方便,也幫大家遮風避雨。這是閩南建築的特色。熟悉別的國家,如日本的朋友,就會發現,鄰近的日本並沒有這樣蓋房子的方式。當我用力思索還有什麼樣的地方會提供遮風避雨的的騎樓時,倒是想起義大利優美挑高的長廊。

Friday, November 4, 2016

Hans Christian Andersen(安徒生)和他的家鄉

  To Travel Is to Live! 安徒生如是說。他在丹麥旅行,隨著知名度,他到德國、義大利、法國、英國⋯⋯他終生沒有自己的家,他有的就是一只皮箱,雨傘、救生用的繩子,簡便的靴子和換洗衣服,天生是個驛馬星動個不停的人。他出生Odense(歐登斯),這目前是丹麥的第二大城,距離哥本哈根約175公里。1819年,安徒生14歲,他從家鄉出發到哥本哈根的時候,是將儲蓄的13元中,取出3元交給車伕,讓他可以藏在車伕的車裡,跟著出發。他出生鞋匠的家,爺爺和父親都不是很喜歡他們自己從事的工作,只是為了謀生;所以非常鼓勵他思考自己想要做什麼。而且在一個貧民區裡,他的家還有幾本書,是一件不尋常的事。父親在他11歲時去世,母親以洗衣維生,他已經厭倦在家鄉被看不起、嘲笑的日子了。就在母親再婚後,他提出要到哥本哈根找工作的想法。


Monday, October 31, 2016

Ask Me《來問我啊》by Bernard Waber, illustrated by Suzy Lee


推薦文:

  在夕陽下,看到我和女兒並肩走的影子,走著走著,便將汽車的鑰匙交給她。她也順勢接過去,去取擋風玻璃上的停車單,把車發動,所以我就自動往另一側上車當乘客。

Saturday, October 22, 2016

Visual Taipei 2016



  在Visual Taipei 2016裡面有幾位藝術家也同時是繪本作家,所以我們在樂讀會裡先分享他們的書,其中Jim Stoten下星期將出現在台北!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6

Tiptop Cat《屋頂上的貓》by C. Roger Mader

  收到吳敏蘭老師的禮物,在書櫃恰好也有英文本,所以兩本拿來排排看,覺得這本書印刷得比英文版還亮麗。而這本貓書變成中文後,竟然對我「喵~」的友好起來了,因為原來的綠眼黑貓與我滿有距離的。我原非愛貓族,所以對貓有一種又敬又怕的習慣。好像不了解的事就比較有距離,而且是無形的距離,所以這是第一次覺得轉換語言後的貓,拉近了牠與我的距離。


Tuesday, October 18, 2016

這是我喜歡的英雄,《杯杯英雄》

這是最近讀到好看的書!在我們這個講求速度、成就、量化的社會,大家都在尋求那個頂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時候。這個故事讓我們看到⋯⋯英雄在哪兒。


Monday, October 17, 2016

Il était une Forêt《從前從前有一座森林》by Frederick Mansot


  登山者進入山區要先敬山神,向山神報告「我來了,請保護我平安回家。」,自從有一次在山上的土地公廟裡見到有人在拜山神,一直念念不忘。

Tuesday, October 11, 2016

Tuesday, October 4, 2016

The General, by Janet Charters, illustrated by Michael Foreman

  本週樂讀會的共讀是templar出版的The General,這本書從1961年出版,相隔55年,讀來依舊探觸人心。故事是一位想要留名青史的將軍,每天嚴謹治軍,一絲不苟,但有一天騎馬巡視領地的時候,馬被一隻狐狸嚇到,將將軍摔下,落在草地上的將軍,聞到好久沒聞到的草地和花香,頓時,他有了不同的想法。他回到軍隊後,宣布要大家各自回家就業,每個軍人的臉從原來訓練時的下垂嘴角、聽到將軍的話後的困惑、到歡歡喜喜回家去;表情傳神極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The Plan, by Alison Paul, illustrated by Barbara Lehman

  和小孩玩英文字母遊戲的時候,有一種類似接龍的方式,每次只能換一個字母,加或減或換一個字母,譬如cat可以變成hat, 再變成ham, 換成dam, dame,這只是舉例。 這本書用plan開始,變成plane,再進一步成為planet,轉為plant、pant、pants,pans、pals、pa's 女孩和狗,他們晾衣服時撿到一支小鑰匙從爸爸的褲子掉下來。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6

喜歡做繪本的名人和明星們

  很多繪本家因為繪本成為名人,也有很多繪本家以名人為繪本主角,還有很多名人想要變成繪本作家。為什麼繪本會引起已經身為明星或是名人們的注意?其中多半因為生養小孩,與孩子共讀之後,引起他們注意繪本,覺得自己可以將心裡已經有的故事做繪本,或是做出除了自己小孩喜歡,別的小孩也會喜歡的書。還有的認為,市面找不到適合的書,所以要自己做。說穿了,是他們自己被繪本的魅力感動,也希望自己在文化圈裡沾上一腳。像很多富豪想要買個足球隊證明自己有多富有;或是開個出版社證明自己是有文化的上流人士。



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They All Saw a Cat 《他們都看見一隻貓》by Brendan Wenzel

  剛剛在網路上看到這麼一本吸睛封面的書,是沒想到馬上就收到中文版了!中文好看,也鼓勵大家看看原文怎麼寫?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譯者推薦」的處理方式,做了一張質感很棒的夾頁,這是最不影響閱讀和繪本整體美感的方式。如果我們將繪本當作藝術品,那就不該擅自加釘推薦、導讀在書裡,一方面低估讀者、一方面不尊重原著。連日本繪本美術館的專業人士都問我「聽說台灣翻譯繪本的導讀市場很大嗎?」,原來這已經是國際關注的問題了。

  我常常好奇在別人的眼裡的我,那麼這隻在不同動物眼裡的貓又是怎麼回事呢?同樣的一隻貓,牠帶著鈴鐺、鬍鬚、耳朵、和爪子在行走、行走、行走⋯⋯


Sunday, September 18, 2016